我是劉育豪,在國小三年級課堂上教授保險套的「那個老師」--「保險套課程」公開說明

//我是劉育豪,在國小三年級課堂上教授保險套的「那個老師」--「保險套課程」公開說明
按讚或分享至:

文/劉育豪(高雄港和國小教師、本會會員;原文發布於臉書

大家好,我是劉育豪,在國小三年級課堂上教授保險套的「那個老師」。

 

教育工作無法迴避學生提問
從事教職約二十年以來,至今,我仍持續學習如何在教學中實踐「民主」。我的班級經營方式,是盡量向學生開放,縮小師生權力關係的落差,讓學生成為學習的主體。因此,當學生問我「什麼是保險套?」時,我不迴避身為一個老師解惑與授業的責任,直接面對學生對「性」的好奇。經過仔細思考後,我決定實施這堂教學來回應學生的發問,而不是假裝沒有聽見。

 

事前徵詢 家長表達支持感謝
但我並非莽撞行事。性別無所不在,性別與性的教學如果能夠親師合作,更可以發揮正向的效果。因此,我預先繕打家書與家長溝通,說明此堂教學的背景脈絡與課程目標,並強調若有家長持不同的想法時可以多做溝通。幸運的是,學生家長的回覆都表示支持,不僅沒有異議,有的家長給我鼓勵,有的還感謝我幫忙解決家長不知如何教的難題。此時,公視「有話好說」製作單位知道我要進行這次教學,特地與我聯繫,想要入班拍攝。為此,我又發了另一封家書向家長說明,確認學生能否入鏡與接受採訪等細節。

 

廣詢衛教專業意見 修正教學內容
同一時間,我認真備課,除了教具資源的蒐羅,還詢問地方衛教人員以及有相關教學經驗的友人,逐步修正教學的內容與方式。

2017年1月19日,我在班上實施了這堂保險套教學,主要目的是在告訴學生「安全性行為」的重要,重點落在「安全」二字。我們從保險套的「構造」開始,進到「功能」的討論,以及實際動作的演練。過程中,我謹守家書中跟家長所報告的,秉著一種非常自然而正當的態度,不使學生嘻笑取鬧,為的是能以正經的課堂氛圍,讓學生以不歪斜的心態學習知識。我可以說,在那堂課上,每位學生的學習動力都極高,並且在循循教導下,確實達成了我所設想的教學目的。

 

未教授肛交 強調性安全不分性傾向
教學過程中,順應著學生的反應,我說明了男/女的個人與組合以外,會使用到保險套的情況還有男/男組合及女/女組合(指險套),目的是補充無論什麼人、什麼性傾向都要注意安全措施。除此以外,沒有別的,更未教授所謂「肛交」。

 

教育局調查符合專業 地檢署偵察不起訴
課程結束後,公視「有話好說」節目於當年3月22日播出我的教學片段,後來被有心人士截圖,逕向各級單位舉發。但是這張截圖,並無法說明課堂的前後脈絡,讓局外人單純只是看圖說故事,因而誤解了課堂的實作內涵。為了回應某些輿論的質疑,高雄市教育局針對此課程進行行政調查,確認無虞,並發出〈不容外界污衊教師專業自主性 教育局力挺第一線教師合法教學〉的新聞稿,來回應外界的誤解。另因有人提告,又經高雄地檢署偵查庭調查,最後獲不起訴處分。來自教育局與地檢署的雙重調查認定,都確認這堂課程完全沒有問題。

 

親師生互動信任 適性適齡的健康課程
我的這堂課程,是個案,不是通案。一方面是因為我了解學生的身心發展,知道怎樣的教學內容適合他/她們;另一方面,學生基於在校園中與我長期相處互動的經驗上,相當信任我,願意以此種充滿禁忌的話題挑戰我;更重要的是,學生家長也對我有一定程度的放心。由親師生所共同營造出的一堂健康而正面的性平課程,其實是很美好的。

 

捕風捉影訛傳持續 被迫公開說明
論辯誠然可貴,但其前提是,所採用的材料都應該是未經捏造、不加入自己主觀的幻想。事件引起風波以來,我甚少公開為自己辯駁,然而,看到公投辯論會上的捕風捉影,我決定站出來,說出我自己與學生親身參與的教學歷程。有了這些說明,希望大家能夠理解,在這堂保險套課程中,我做的其實只是一件自然而健康的事,其實不需恐慌。

 

性教育就像其他科目的教育,誠實而認真地對待它,其實並不可怕。

按讚或分享至:
2018.11.12|Categories: 性教育|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