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或分享至:

文/黃筱晶(國小教師)

我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高職老師,教國文和美術。第一天上班要處理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原本教美術的許老師辦理移交,我沒見過許老師,對於許老師為什麼要辭職,感到有些好奇!

一大早,我在辦公室等許老師,過了不久來了一位年輕貌美,穿得「很辣」的女老師跟我打招呼,原來她就是許老師,我們辦完移交手續之後,聊了一下,許老師跟我說:「以後妳到男生班上課時,記得要穿高領的上衣和長褲。」

我問她為什麼,她說:「這些高職男學生很難對付的,有些男學生會故意在座位上說:『老師,這個我不會畫耶!』然後要妳教他,如果妳穿低領的衣服在他旁邊彎下腰教他畫,這時胸部就會被他看光了,這只是他們其中一招而已,他們的花招可多得很,你自己要小心,別吃虧了。」

哇!沒想到學生還有這招,不過我想我長得「老實安全」得很啊!我是「深緣」(臺灣閩南語:起初普通,愈看愈順眼及喜歡之意)那一型的啦!男學生對我大概不會有什麼興趣吧!怎麼可能有這一天?

有一天,在全班都是男學生的班級上美術課時,一位男同學突然很大聲地喊說:「老師,我畫好了!」我心裡高興地相著,他不是像許老師說的:「老師,這個我不會畫耶!」後來我才知道,我高興得太早了,因為接著他就把那張畫拿到我面前,一臉曖昧地笑著問說:「老師,妳知道我畫的是什麼嗎?」

 

了解更多魔法學園

 

這時一大群男學生就圍過來,又笑又叫,我看著那張「抽象畫」,很尴尬的回答:「一條魚」,這群男學生又是一陣笑鬧。接二連三拿畫好的畫來給我看的男學生,都畫著差不多的圖形,而且他們都問我覺得他們畫的是什麼?像什麼?其他學生則在一旁起鬨,我只好都回答:「像一條魚。」

其實大家心裡都有數,那些畫裡畫的是男性的陰莖,當時我一直想如何才能挽回頹勢,到第四個學生又拿他的畫來來問我時,我終於鼓起勇氣,很大聲地回答:「這是你的嗎?」學生們對著那位男同學一陣狂笑之後,我就高枕無憂了,因為,沒有學生用再拿這樣的圖畫來讓我「欣賞」了。

後來,我心裡其實很難過,我也不知道我這樣的回答是否恰當,我覺得我和學生們都需要反省,需要再教育。

 

 

自從「一條魚」事件之後,我對於去上男生班的課,就開始提高警覺了,常想起許老師好心的叮嚀,有一次上課,進教室後我跟學生說:「今天我們要畫石膏像的素描……」我話還沒講完,一個學生就跑去抱了一個全裸的維納斯石膏像放在桌上,就在我的面前上下其手的摸起維納斯,其他男學生鼓掌、吹口哨,不斷地叫囂,我覺得臉很熱,有點頭昏腦脹地跟他說:「我們不是要畫這個,請你拿回去放好。」

另一個男生動作也很快,又去抱了一個半裸的維納斯來,眼看著場面快要失控了,突然,學生們全都安靜下來,我反而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原來是我們那位身材魁梧,罵學生來聲音像在打雷的訓導主任,瞪著一雙大眼睛站在教室門口。後來學生們被訓導主任臭罵了一頓,主任打雷打了快一節課,結果學生素描課沒上到,我也「鬱卒」了一整天。

我終於瞭解,為什麼學校的維納斯會黑黑的,為什麼許老師要辭職了。

 

Venus de Milo

photo by Jaakko Väyrynen

Venus de Milo (A copy of a greek statue called the Venus of Milon and the Aphrodite of Milos. Original is in the Louvre, Paris.)

 

和年輕孩子相處,發現孩子對身體探索的好奇心,會引發他們一些無厘頭的言行舉止,有時甚至已經是對別人性騷擾了,我和同事聊天也會談到這些話題。

有一天,中午和同事一起吃午餐,我問她:「學校男生班教室牆壁的麥克風插座為什麼會常常壞掉?品質真的有那麼差嗎?」她突然變得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憤慨的說:「跟品質無關啦!那些麥克風的插座都是被男生故意弄壞的,真是氣死人了!」

原來他們是在惡作劇或洩憤,教室裡還有一台懸吊式的大電視機,外殼有插孔可以插麥克風,可是位置比較高,同事說,她在上男生班剛開始的一兩次課,都會遇到一個狀況,學生曾指著電視機對她說:「老師,『插』那裡啦!插那個洞啦!」然後同事說:「來!那個男同學來幫老師插。」學生就會一直笑,不過我的同事可厲害得很,她就跟學生說:「好,你們對這個很有興趣是不是?剛才說到『插』,你們就很爽是不是,那老師就先不要上課本,我們先來上性教育!」

 

 

我的同事說:「對這些喜歡性騷擾女老師的男學生,就是跟他們上這些課,然後講到性器官都用正確的名詞跟他們講,他們就會受不了,我覺得在談性的時候,最有趣、最好笑的是那個隱諱的感覺,這是我觀察學生的結果。」同事說她自己說得「太白了」,學生反而覺得沒有樂趣,所以,學校的學生上她的課就不會再對她做出什麼性騷擾的言行。

那時我剛剛當老師,原本以為只有女老師才會被男學生性騷擾,沒想到有一天,我們辦公室幾位老師,在聊學生上課時「千奇百怪」的言行,一位來學校實習的年輕男老師說,他昨天在男生班教數學方程式時,有一題要先設定變項,他在解方程式給學生看時,學生就一直問他:「老師,你XY『設』了沒?」他在情急之下說:「我『設』了!」學生哄堂大笑,他才知道被學生設計了,還被學生笑了很久。我覺得他很有勇氣,被學這樣惡整後還能夠說出來,聽他這樣說,我想很多老師或許被學生性騷擾都不敢說出來吧!


想一想

1.我們常常聽到「闻仔人,有耳無嘴」這一句俚語,關於性的話題,是等孩子長大了自然就會知道,還是應該及時教導與討論?

2.什麼是性騷擾?你自己碰過嗎?當時怎麼因應?

3.男性也會被騷擾嗎?和女性被騷擾的情況有什麼不同嗎?

4.為什麼性騷擾的發生通常和權力有關?人與人之間可能有哪些權力不對等的關係?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