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孕」當頭》──青春嘿咻的人生課題

//《鴻「孕」當頭》──青春嘿咻的人生課題
按讚或分享至:

文/賴友梅(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

當妳/你第一眼看到中文片名,是否很難連想到這是一部青少女懷孕的電影?因為「有孕」似乎對青少年來說很難稱為「好運」!而且它還以小成本創下票房佳績,更被美國各大媒體譽為「2007年度最佳影片」,究竟這部片如何闡述一個懷孕青少女跟她的生活週遭,同時舖陳一連串「意外」讓閱聽觀眾打開另一個視界去看待懷孕青少女?

有意思的是,我們可能預期到的青少年陷入困頓恐懼,父母因焦慮而憤怒,悲情基調的劇情,不也正是對於青少女懷孕最直接的回應?而這部片不使用嚎哭,咆哮,自殘等激烈的情緒,去呈現一個看來吊兒郎噹的16歲高中女生Juno面對人生的意外,她如何思考「非預期懷孕」這件事,她如何知道有哪些選擇?嘗試去瞭解後抉擇,後來決定生產後出養,也意外的改變這對領養父母的未來與伴侶關係,Juno讓這對夫婦有了領養的機會,但也衝擊到她們是否都準備好為人父母的課題,浮現對伴侶認知的差異,經過溝通到決定協議離婚,最後Juno生下的寶寶就由凡妮莎(養母)獨立養育。呈現了即使懷孕或養育,都不是生或不生,養與不養如此二元對立的議題,不是個人的問題而已,更不是可以輕易分解的單向思考。

從教育工作者的角度,我認為這部片直接戳破了對青少年懷孕的兩大迷思,也同時呈現了兩個現實。

 

迷思一:否定及恐懼青少年的性與情感互動。

片中呈現了許多不同的情感面向:Juno與同班同學布里克發生了性,化學課時班上情侶當眾吵架,或有同學暗戀老師;Juno後來跟領養父親馬克因為音樂喜好而成為聊得來的好朋友,發展出微妙的情誼;當Juno因為不能接受領養父母馬克與凡妮莎可能分手的事實,而思考看似幸福伴侶為什麼不能永遠在一起時?父親用自己的經驗告訴她,雖然他也有過一次離婚的經驗,但「最好的事情就是能找到愛你原本樣子的人!」,不擺出權威架子,讓閱聽者感受到誠懇分享的親子溝通。

 

迷思二:青少年懷孕全都是在非自願的狀況下發生。

片子一開始導演用動畫接續實境的場景,帶出女主角Juno鮮活的形象,Juno穿著休閒格子衫,破破牛仔褲大喇喇的邊走邊灌果汁,十足「怪怪」青少女的模樣,青少男布里克也不是帥酷樣,甚至是有點「蠢」樣的,但是Juno思考的成熟度及面對性及身體的自主決定,也顯示出多元的青少女形象內涵。

Juno不論在性方面主導,積極追求布里克,或是她的性幻想都顛覆了異性戀男女互動的權力關係,她與布里克的對話中,也看到二人對於情感關係有不同的想像與思考,當布里克表示要復合時,Juno則認為沒有在一起過!她認為「性」、「愛」不一定連結,「有性不表示曾經在一起!」,但當Juno發覺並感受自己對布里克有愛意時,她也誠實並勇敢去直接表達關於愛的感覺,去打破跟布里克之間的僵局,因為布里克曾被她排拒,被她埋怨,她自己也因為懷孕身軀變化有點自暴自棄。

雖然片中對於青少男面對懷孕一事著墨不多,但也讓我們思考如何可以積極實施性教育,教學生隨身帶保險套,不論是哪種性別身分,讓它成為一個重要的施行性自主或是有保護的性的一個方式,要有保護的性要有工具,它是可以成為一個教學方法,而我們可以做很多選擇。

 

在不同的時空及生命經驗裡,性可能會以各種面貌出現

片中各個角色,不論她/他們最後的決定為何,之後都對自己有更多的了解及認識,這也是具有性別意識的性教育裡,想要傳達的重要概念,因為性是建立個人自尊/自信的重要基礎。在不同的時空及生命經驗裡,性可能會以各種面貌出現,有歡樂、愉悅,也可能有失誤、悲傷等等價值與概念,性教育的核心應是涵括著許多動態且多元的概念,若要實踐性別平等的性教育,除了開發探索身體的感覺,性的自主和決定更交織著性別角色、社會文化及權力關係,而這些層面的分析與探討,都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更要回到接受教育的青少女主體經驗來看。

從Juno這部片可以讓我們反思一些問題,並從現實的困境來探討青少年懷孕事件,現實一則是:「性」議題常常只論個人,卻忽略結構及社會文化權力運作影響,而社會對懷孕青少女的歧視與污名還是無所不在。當這樣一個懷孕事件發生時,社會對青少女及青少年看待的眼光也有雙重標準,譬如:片中也探討了許多成人的態度。當Juno打電話向未婚媽媽中心諮詢時,她遇到了接線人員不親善的口氣,反映了社福諮詢資源的問題,因為成人與青少年對話的隔閡與落差,使求援的青少年卻步。

片中診所外的舉牌抗議橋段,呈現選擇人工流產的女性仍舊面臨了極大壓力,為什麼青少女懷孕常避而不談,或是成為祕密及禁忌,這些污名代表很多的意義,片中產檢師對Juno不友善的態度及說法:「未婚媽媽我看多了,對社會環境有害。」,顯示因為刻板觀念將「性」負面化、罪惡化、污名化,或把所謂後果責任一味且單向地歸究於女性來承擔,尤其是青少女,女性在嘗試及開發自我身體感覺及情愛關係時,社會性別文化的差別對待及教養規訓卻是無所不在。

現實二是多元家庭組合、不孕與領養議題,劇本描繪Juno生長的家庭是一個勞工階級繼親家庭,她和父親,繼母及繼母生的妹妺一起生活,片中細緻的描寫父女及母女關係,特別是Juno與繼母布倫,當然關係也時有緊張衝突,或是口角,但是也呈現繼母以母親角色及生產經驗支持Juno渡過懷孕過程,給予資訊,陪同產檢,關懷身心健康等等。當產檢師說出歧視話語時,她挺身捍衛Juno的權益,成為Juno可以全心信賴的重要他人,Juno與布倫的母女關係令人感動。

而凡妮莎與寶寶的母子關係,同樣也是突破血緣限制的美麗相遇。Juno及凡妮莎代表著二個不同世代,對於懷孕有著不同心情的女性,凡妮莎認為懷孕超美,是她想要的天職,但對於青少女Juno來說,她認為凡妮莎應該慶幸自己沒懷孕,這句話當然刺傷了不孕的凡妮莎,因為她歷經了許多挫折,雖然她最後與伴侶分手,但她仍決定獨自養小孩,因為她已準備好了。

領養者凡妮莎與馬克的夫妻關係,也代表了成人其實也有很多軟弱的時候,人生也常充滿困境,沒有辦法一時想的很清楚,表達出來,也常常有意或無意的犯錯。對照Juno的「少年老成」,這何嘗不是許多成人在青少年階段時的寫照,因為長大不就常常是「裝」出來的。關於出養程序及領養議題,也是可以作為教學的一部分,譬如:公開及不公開領養,醫療費用負擔,領養者的資格等等,當時Juno除了想到要給不孕者領養之外,也想到女同志也可以是出養的對象,但台灣現行的法律規定,卻仍對於領養者條件有著單身歧視及性傾向歧視。

青少女懷孕常源於處於性別權力關係中的弱勢,而進行不安全的性行為。但若懷孕終止,隨之而來的歧視眼光及道德譴責,卻常由青少女獨自承受。台灣社會版新聞時常出現的「女學生廁所產子」、「未婚懷孕青少女自殺」新聞,就是「教育疏離」與缺乏「友善的支持系統(包括家庭、校園、民間團體)」交互影響下的結果,即使在2004年通過的性別平等教育法中,已明訂保障懷孕學生的就學權益及相關的事件處理流程與機制,但實際上,懷孕學生仍面臨許多困境。

看完鴻孕當頭,很多人或許會覺得情節終究描繪的太過美好,但面對青少女懷孕能多一點溫柔的理解及對待,以正向態度採討,正是我們需要的視角,當每一位父母及教育者都可以了解這一點時,跟學生及青少年之間可能就會產生不同的互動方式,讓這股氛圍得以延續,我們可以創造出對於「性」與「情感互動」更積極多元的教育策略。


影後思考問題

1.請想像一下女主角Juno,若我們希望Juno不要懷孕,她在發生性時該有哪些準備?如果她不想繼續懷孕,她有哪些選擇,那她可以怎麼做?她應該要了解哪些內容?現在有哪些人工流產方式?所謂未婚媽媽諮詢中心或診所可以怎麼樣更親善?片中男主角布里克經歷了哪些情緒?請討論他會需要哪些支持?

2.片中她決定繼續懷孕,留在學校繼續接受教育,懷孕過程如果不舒服,學校可以如何協助她?當她懷孕的時候,別人怎麼看待她(例如:給她取綽號叫豬諾)?要如何處理這些污名?

3.Juno她是不是可以自己養呢?如果想出養,有什麼社會資源可以協助?目前台灣法律規定哪些人可以領養?單身者或同志可以嗎?為什麼會有限制?如果Juno的爸媽不是她可以求助的對象,那她的選擇在哪裡?她該怎麼辦?


註:本片官網 http://www.foxsearchlight.com/juno/

(本文原載於《性別平等教育季刊》,51期)

按讚或分享至:
2010.11.24|Categories: 性教育|Tags: , |

因應農曆新年及帳務作業,線上商店將於1月26日起暫停出貨,2月12日起恢復正常出貨,謝謝您對TGEEA的支持~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