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或分享至:

卡蜜兒(家庭合作事業協會總幹事)

每一個成人,都可以很有自覺很坦誠地面對自己每一次的性,說出自己的感受,以及清楚表達自己的意願,尊重自己也尊重對方嗎?

《青春水漾》這部電影前去與成年人座談時,我總是以這樣的問題回應成人們對青少年「不夠成熟」的質疑。因為每次放映後,不少成年人會表情凝重地擔心:「這樣會不會『鼓勵』年輕人去做?」「她/他應該要會懂得拒絕。」滿滿對年輕人的質疑與不信任。在那樣的氣氛中,很難在對立的位置裡,開啟對話的空間。

我會先放下青少年的話題,分享同輩的女性們,一點也不令人陌生的生命經驗,或說性經驗。我不時會在已婚、女性朋友的閒聊中,聽到關於「令人不愉快的求歡」經驗。大抵是,已經被工作、育兒、家務弄得很累,好不容易要休息一下時,發現床上有人開始對自己動手動腳;或是明明前5分鐘才為某事弄得氣氛僵凝,餘怒未消,棉被底下竟然有人對著自己性致勃勃……!

問大家,每一次你都是願意的嗎?年紀大一點的女性比較不避諱地說:「盡義務啊!」也有人說:「怕(不答應),老公會出去找小三。」再問大家:那妳每一次都覺得愉快嗎?緊盯著我看的眼神裡,默默傳達了無奈。在親密關係裡,那種隱而不張的權力關係,往往就是父權結構最完整的縮影。婚姻不是性關係「一票到底」的通行證,即使法律早已認定婚姻關係裡的強制性交違法,但是有多少人在每一個不願意的當下都能坦然說不?

如果我們覺得年輕人因為「怕對方跟我們分手」而接受了自己還沒想清楚就進行的性關係是很笨的,那麼成年人這樣的半推半就、或是盡義務的姿態又算是什麼?如果連成年人都不見得能掙脫整個社會文化對於那張床的影響,又怎能輕易就以高高在上或自認為「成熟」的姿態,指責年輕人?

這顯然是,每一個女性男性在生命的不同階段,都需要去意識、自覺、練習、自決的重要生命課題,恐怕也不是有沒有婚姻關係就可以把所有的猶豫給處理完畢。如果不是從年輕時就得以思考、體驗、練習每一個當下的好與不好,要與不要,又怎能成為一個樂於享受,勇於抗拒的男人女人?

然後,當成年人們願意在心裡默默坦誠「這不是個容易的課題時」,似乎,就能以比較放鬆、包容的態度,面對正在人生起點的水漾年輕人們。

文章出處:台灣立報,性別版,2011/06/14。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