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媽媽很願意爲同志做更多,我的力量不夠,但我永遠跟你們站在一起

//葉媽媽很願意爲同志做更多,我的力量不夠,但我永遠跟你們站在一起
按讚或分享至:

面對反同公投無暝無日的抹黑、造謠與惡意,許多同志及不符合性別刻板印象的學生,感覺著急、徬徨、絕望,而又傷痕累累。葉媽媽毋甘囡仔所受的辛苦,希望大家作伙來疼惜這些囡仔,所以請因葉永鋕事件而認識十多年的老師,幫忙轉述這段心聲,盼望所有囡仔能照顧好自己,並鼓勵大家共同繼續努力。


以下是葉媽媽的原文:

大家好,我是葉媽媽,葉永鋕的媽媽。我從小就是一個看見不公平就會大聲罵的人。而我的小孩葉永鋕卻很喜歡打毛線、做家事,左右鄰居覺得他很貼心,是個很溫柔的男孩子。當葉永鋕跟我說有人會笑他娘娘腔、會脱他褲子的時候,我教他要勇敢罵回去,爭取自己的權利。

我常常會想,為什麼這一點他沒有遺傳到我,也都教不會。小時候我帶去給醫生看,醫生說他沒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們家長的觀念。我聽完比較安心,因為我知道他有遺傳到我心地善良、喜歡幫助別人的優點。

後來葉永鋕過世了,我很難過,很不甘心這種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每天都在哭,朋友帶我出去走走,但我對她們很抱歉,因為我哭了一整路,就連廟裡熱鬧,我看到乩童、八家將時,也在眾人面前哭得好大聲,因爲那曾經是葉永鋕最喜歡看的。

那段時間我都睡不著,醫生開了一個月的安眠藥給我,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想開了一點,但下一秒心又馬上糾結在一起。我好幾次想抓起一把安眠藥吃下去,這樣是不是就可以看到葉永鋕。後來我叫醫生不要再開安眠藥給我,因為我還有家人需要我,我就不停地找事情做,來轉移注意力。

日子過得雖然辛苦,但很多支持我的朋友, 人本教育基金會跟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當我的拐杖,讓我重新站起來。因為我走過這條擔心又自責的路,我很瞭解家長的心情,更捨不得同志的處境本來已經有好一點了,台灣人的觀念已經有在改變了,但現在卻被那些反同團體用力踢進櫃子裡。

有人說同志教育會把學生教成同志。我說最好那麼會教,把孩子都教到升天好了。如果同志是教出來的,那為什麼同一個家庭會教出有異性戀跟同性戀的小孩?

有人說同志教育不可以太早教,但早點教同志教育才能讓學生認識世上不只有男女,還有第三種、更多種性別存在,大家才會知道同志沒有錯。不是同志的要去支持鼓勵同志,爭取他們的人權與生存空間。不要我們身邊明明就有同志,卻把他活活害死了。

同志教育會讓學生性氾濫嗎?我聽他們在黑白講,同志教育又不是看A片,怎麼會越教越癢。如果要保護學生,預防性騷擾或懷孕,性教育跟保險套才更要教。

還有人說,學校只要教學生尊重男生可以溫柔、女生可以勇敢就夠了,不需要教同志教育。但同志被欺負得那麼慘,怎麼可以不教!反同的人對待同志就像中國欺負、霸凌台灣那樣可惡。難道台灣的學校到現在還不准學生講母語,不能接觸台灣的歷史嗎?

我是一個扛鋤頭、舉畚箕、打赤腳的鄉下農婦。葉永鋕還來不及長大,我不會知道他是不是同志,就算是,我也覺得他沒有錯。我覺得父母的觀念最重要,很多父母不接受小孩是同志,覺得他們被指指點點,很丟臉。但我要跟他們說,小孩是你生的,你養大的,你不接受自己的同志孩子就是不接受你自己。父母一定要先支持自己的小孩,如果我們都不接受,誰要來疼惜他們。

同志是有靈魂的生命,不是任人擺布的傀儡,不是教就可以教得來,逼就可以改得掉的。

葉媽媽很願意爲同志做更多,可是我的力量不夠,只能講這些話來鼓勵大家,但我永遠跟你們站在一起,也希望大家公投記得同意13、14、15,一生一世愛我。我們一起努力!

 


TGEEA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是由基層教師組成的民間團體,曾參與《性平等教育法》的立法推動。

當年本會的創會成員曾陪伴葉媽媽進行永鋕案的訴訟,2002年TGEEA正式成立後,接手永鋕案後續協助事宜;同年,「兩性平等教育法」因此事件影響更名為「性別平等教育法」。2004年,《性平等教育法》三讀通過。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