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帶孩子參加同志大遊行

//為什麼要帶孩子參加同志大遊行
按讚或分享至:

文/卡蜜兒(家庭合作事業協會總幹事)

9月底與女兒參加了高雄同志大遊行後,10月29日我們全家還要一起參加在台北舉辦的第9屆同志大遊行。為了準備那天穿的應景服裝,我們上網搜尋了大家去同志遊行的「行頭」,孩子的爸爸找到今年6月底巴西同志大遊行的照片,一家人聚在電腦前研究別人的設計,又看了台灣今年北中南幾個同志遊行的網頁。我們一致同意,台灣的同志遊行是我們所參加過的遊行中,最兼具美學、創意及最有趣的遊行活動!

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要帶小孩參加這樣的活動?」,我想了很久,腦海裡出現的答案竟然是:「全都要感謝真愛聯盟!」。今年7、8月時,教育部國教司與訓委會分別舉辦了各4場公聽會。我的孩子在中區公聽會場外,親眼目睹一群自稱愛孩子的家長以充滿仇恨的態度與語言製造公聽會的緊張氣氛。那個印象,一直留在她的腦海。而我認為,那些畫面,需要轉化為更為長期、深刻的參與和學習,才有辦法,讓她以另一種角度,凝視那時的恐懼。

檢視我自己的生命經驗,國中的時候讀女生班,隱約知道有誰跟誰「在一起」,但是因為無從進入她們的生活圈,我始終不太了解那是怎麼一回事。的確也聽到人家說:「是讀女生班害的,以後遇到男生就會好了」,不過,我後來知道,其實她一直沒有「好起來」。高四重考,我在補習班遇到生命中的第一個姐妹,他讓我知道,做為一個同性戀的喜怒哀樂,他對家庭的掛念,他的同志身份在職場遭遇的困境。我曾經去他家「借宿」,讓他爸媽以為兒子交了女朋友,陪他手牽手去員工旅遊,平息他在職場感受到對他性別傾向質疑的危機。他曾經非常「慶幸」自己還有一個弟弟,可以滿足家庭「傳宗接代」的任務,不過那個信奉某宗教非常虔誠的弟弟,幾年後,也出櫃了……

從那時候開始,我身邊的同志朋友根本不是用手指頭可以數完的(那樣數也太可笑了)。雖然我的孩子身處在這些同志叔叔伯伯阿姨之間,不見得全面性地理解同志是怎麼一回事,可是這些平時對她照顧有加的朋友那美好的印象一直深植在她的心中。慢慢地,當她發現這個國家的法令、制度、無形的氣氛,都還沒有接納同志,讓她的叔叔阿姨們生活得很不快樂時,那麼,她當然就可以理解,同志遊行不只是上街玩玩,(雖然欣賞那燦爛的各式彩虹真是人生一大樂事),還有著更為沈重的吶喊。

總有一天,她會理解,在彩虹旗下揮舞的手試圖扛起的,是多少我們的親人朋友們尋求安全、自在生存的一方空間。在那之前,但願同志大遊行的歡樂氣氛可以一直留存在她童年的記憶中,成為她未來公民參與的重要基礎,更希望,到她們長大的時候,台灣可以變成一個對同志友善,更為幸福安全的社會!

(轉載自《台灣立報》,性別版,2011/10/25)

按讚或分享至:
2011.10.25|Categories: 同志教育|Tags: , |

因應農曆新年及帳務作業,線上商店將於1月26日起暫停出貨,2月12日起恢復正常出貨,謝謝您對TGEEA的支持~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