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或分享至:

楊嘉宏(高雄市路竹高中國中部教師)

我是一個在中學任教20年的輔導老師,當我看到「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不應對未成年孩子實施同志教育?」這個公投提案時,我很生氣也很失望,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惡意、不負責的公投提案,它壓抑學生求知的渴望、貶低教師的專業自主、更葬送了民主的多元精神。

 

反對同志教育壓抑學生求知慾望

從我任教國中這二十年來,幾乎每一屆都會遇到同志學生跟我訴說心事:父母警告孩子當同性戀會得愛滋;可不可以對喜歡的同性同學告白?以及如何規劃未來離家才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當我上課時請學生寫下性別教育想討論的議題,一定有很多想要瞭解同志的問題:老師,我參加的陣頭有一個很娘的GAY,雖然我很愛嘴他,但他很照顧我,是我的好朋友,但為什麼大家對同志跟陣頭會有這麼多刻板印象?如果學校不教同志教育,就會任由恐懼、無知、仇恨到處流竄,傷害到每一個人。

貶低了教師的專業自主

許多老師急迫地反應需要更多同志教育、多元家庭等教師增能課程,因為師資培訓不一定接受過同志教育的老師很擔心自己無法傳遞適當的知識,會傷害學生並加深刻板印象。然而,目前在課堂實施同志教育或教科書出現同志都已經被部分家長關切抹黑了,我很難想像公投如果過了,有學生被反同的老師、同學或家長羞辱時,學校如何在不談論同志教育的情況下介入處理

葬送了民主的多元精神

公投提案人對於象徵多元性別表現與愛戀關係的「同志教育」存有極大的內在恐懼,彷彿一旦說了同志二字就會釋放出不可控制的力量污染了青年學子、消滅全體人類。雖然已經有許多的證據及實踐告訴他們不要恐懼,但我們也知道習慣讓恐懼主宰的心靈一時半刻無法鬆動。然而操弄單一恐懼與降下懲罰是神權威權時代的武器,唯有透過民主教育,學習面對偏見、尊重差異才是我們想要追求的多元精神。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