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或分享至:

文/楊嘉宏、瑪達拉.達努巴克(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種子講師)

每年的4月20日,總會有許多關心性別平等與同志教育的朋友在網路上發表紀念葉永鋕的文章,尤其去年年底反同團體透過公投要求刪除「性別平等教育法實行細則」裡提到「同志教育」的用語,使得現今許多縣市教育單位迫於選票壓力,不顧性別平等教育母法仍要求學校尊重及考量學生與教職員工之不同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並建立安全之校園空間的明文規定,出現自我審查與排除同志教育的作為。

如高雄市教育局就將今年原訂針對中小學教師辦理的性別平等教育研習,無預警下架,局長甚至提到教育講求自願性,英國的家長有權力不讓孩子接受同志教育等言論。不論高雄市教育局長引用的資料是否正確,也不論今天被取消並要求進一步審查內容的性別平等教育研習對象不是中小學生,而是年滿15歲以上的現職老師,局長的言論都在告訴大家一件事,就是高雄的家長有權力不讓學生接受尊重多元性別的同志教育,我們更不禁擔心,會不會有些老師也會因著局長的邏輯,宣稱自己只要實施男女有別、兩性相互尊重的教育就好,沒有義務將尊重多元性別的價值貫徹在自己的教學與管教中。如果是這樣,那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到底在永鋕離開後的19年造成什麼改變?

今年的420,教育部長潘文忠在臉書上發了一篇【4月20日|玫瑰少年離開我們的第十九年】,貼文提到:

謝謝你
教我們尊重
教我們懂得理解他人
教我們「不一樣,也可以有著很美的模樣」

謝謝你,永鋕
你替我們上的這堂課,19年後還在繼續
繼續帶給這片土地
勇敢、包容與希望

而我以一個教育工作者的身分
向你承諾,我們一定會努力

努力不再讓任何一位孩子
因為霸凌、歧視而受傷

努力讓每一位孩子
為自己的樣子驕傲、自信

https://www.facebook.com/panwenzhong/photos/a.2332987630068082/2446190818747762/

我們印出教育部長的臉書發文帶去給葉媽媽看,葉媽媽認真地看著並感謝潘部長在現今的壓力下仍展現對同志教育的堅持。她說自己雖然只是個農婦,但她都能不畏壓力地站出來支持同志教育,希望教育部、各地的教育官員及學校老師都能勇敢地將同志教育繼續教下去。

葉媽媽提到永鋕在國小三年級時,因為老師缺乏對多元性別的認識,經常針對並體罰陰柔的永鋕,各方的指責加上被社會綁得死死的性別刻板觀念也讓葉媽媽跟永鋕的關係有時變得緊張,所幸透過衛生所介紹高醫精神科,經過醫生跟心理師與全家晤談後,告訴葉媽媽,永鋕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家長的觀念,所以不要禁止永鋕做他喜歡做的事。從此以後,葉媽媽放鬆了,跟永鋕變得更加親密,她笑著說自己像栽培博士一樣地投資永鋕買各種他喜歡的東西,看他玩得很開心,自己也跟著開心起來。

葉媽媽其實從醫生口中聽到永鋕沒有問題後,放下對永鋕的焦慮,但另一方面也開始自責自己起初對多元性別無知時,對永鋕過度的管教。直到永鋕離開後,她對學校長期無法有效教育學生不要欺負永鋕,甚至老師本身對於多元性別平等的觀念都如此欠缺感到憤怒不甘心,參雜著自己過往對永鋕的愧疚,幾乎讓自己崩潰。

每年420的前後日曆總會被葉媽媽預先撕下,跟永鋕相關的照片文件也怕觸景傷情而大多燒毀了。雖然每次提到葉永鋕,葉媽媽的心總會糾結成塊,但為了支持同志教育,葉媽媽仍一次次地挺身而出,用自己痛失愛子的經歷,沈重地呼籲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好不容易往前進了,不要因為恐懼與無知又將同志學生踢進櫃子裡。

如果19年前的420,永鋕仍開開心心哼著歌回到家,說不定19年後的420,永鋕正跟著他的同志伴侶討論著未來無限可能的人生時,相信葉媽媽也會在一旁笑著鬥嘴。

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作者臉書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