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開始懂得尊重不同於主流樣貌及身分的人們,但事實上,情勢未必如此樂觀

/, 性平教育/我們開始懂得尊重不同於主流樣貌及身分的人們,但事實上,情勢未必如此樂觀
按讚或分享至:

文/陳泰運(文華高中學生)

各位好。在聽聞到此這個草案聽證會的消息後,身為高中生的我決定來到現場說說我對於草案想法。

首先感謝黃議員、以及關心教育的家長、老師、同學們來到現場討論。一起促使台中成為一個性別友善的城市。

我們知道曾經有一群致力於性別權益的委員、NGO、學者的努力,在中央立了性別平等教育法、性別工作平等法等,保障了不同性別、性傾向、性別氣質的人。這些制度或多或少成功地在我們心中種下友善的種子,我們開始懂得尊重不同於主流樣貌及身分的人們,知道原來同性戀、跨性別等LGBT+族群並不是異類。

但事實上,情勢未必如此樂觀。我國中的班級導師曾在上課時發言嘲笑同性戀噁心、骯髒、穿著不太令人恭維。當時我們班就有一位性別氣質較陰柔的男生遭到同學謾罵「娘砲」,而我卻擔心遭到班導、同學異樣眼光所以不敢吭聲。再將眼光放到社會,我們能聽見意見領袖歧視女性說穿裙子的沒資格擔任總統;我們還能看見前任立法委員發言說同志是蟑螂。

若此草案順利通過立法,關心受歧視學生的老師不能在第一時間傳達正確觀念給同學。同時,學生之間,包含言語、肢體性別霸凌的情形也會加劇。

 

【謝啟大反同婚:一隻蟑螂後面有幾百隻】
2016年11月25日 04:10 中國時報 郭建伸/台北報導

挺、反同婚者昨在立院公聽會激辯,兩岸仲裁人律師謝啟大高舉反對大旗。她說,修法是為社會需要,不是要造成社會騷動,強調她贊成同性可相愛,擁有伴侶和準婚姻權,可另立法保障同志。謝啟大說,法務部研究各國同性伴侶情況,沒有納入「骨牌效應」,很多人說同婚是少數,但「如果我看到一隻蟑螂,不表示只有一隻蟑螂,牠後面有幾百隻蟑螂」。

 

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中,揭示性別平等教育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社團法人台灣基地協會常務理事劉安真

事實上,同志教育並不是同志養成教育,性傾向與性別認同也不可能透過教育就能改變。同志教育是讓所有學生從教育中學習尊重各種不同的性傾向與性別認同。同志教育不僅是性別平等教育,也是品格教育,因為能教導學生尊重差異。同志教育也是生命教育,可以讓同志學生不再因為自己的不同而自我厭惡甚至自我傷害。同志教育更是人權教育,教導學生平權的觀念。美國教育界的研究發現,同志教育可以有效降低校園中的性霸凌,並提昇同志學生的心理健康與學習成就。

而在性教育方面,我們可能會擔心會使學生想要嘗試性。但親子天下就曾刊載過一篇文章。全世界無數相關研究都顯示,青少年不會受到「鼓勵」提早發生性行為,反而因為同時教導節制和避孕,有助降低未成年懷孕率。我們需要留意的是性騷擾與性侵害的加害人不會在意您的孩子年齡大,或小。

 

【性教育迷思破解!跟孩子談性,會讓孩子去嘗試?】
作者:賓靜蓀(親子天下雜誌97期)2018-01

性教育應該教嗎?婚前守貞就能不發生性行為嗎?即便是性態度開放的國外,父母都有一樣的困惑與恐懼,但,學校不教、家長不說的結果,討論「性」變成禁忌,讓孩子陷入最需要幫助時,無人可以求助。

 

最後,台中市政府教育局在去年三月即表示,依據國民教育法規定,訂定課程綱要及審定教科書之權責屬教育部。議員提案學校性平委員會須有3分之1以上之家長代表,恐降低專業領域人才比例,還會造成小型學校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籌組運作困難。

綜上所述,為了未來我們能夠生活在沒有人會因為自己的身分、特質而遭受不合理對待的社會。對於這樣的草案是否要通過,我認為不無疑問,謝謝大家。

 


本文原為參與8月13日台中市議會舉辦「臺中市性別平等教育管理自治條例草案」第二場聽證會的學生發言稿。

當日由於主席下令禁止民眾直播、公民記者錄音錄影,且未在法理上具體回應民眾的訴求及疑慮,最後因現場僵持不下而宣佈流會。

按讚或分享至:
2018.08.15|Categories: 倡議發聲, 性平教育|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