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丈量公平?

晚上八點多,六個月多的小嬰兒肚子餓,全家移至樓下廚房,媽媽拿出糙米粉加水和成泥,利用晚餐剩餘的食材做副食品,六歲的姐姐喊:「我也肚子餓了」,媽媽將紅蘿蔔磨成泥、將蛋黃攪碎,問女兒:「你要吃餅干、奶酪、還是水果?」六歲的女兒不說話,似乎是對於既有選項不太滿意,媽媽已經學會不急著為她解決問題及留時間給孩子回應,專心於即將完成的嬰兒食物。只聽見六歲姐姐大喊:「不公平,為什麼弟弟有,我都沒有」。身經百戰的媽媽決定不與她爭辯,在一開始其實已經問過她,但是她不回應這件事,輕巧地回應:「原來你想要跟弟弟吃一樣的,沒問題,我可以立刻弄!」。六歲姐姐滿臉嫌惡地看著那堆黏糊糊的食物,搖頭拒絕媽媽的「好意」,當下明快決定要喝有機燕麥奶當自己的宵夜,媽媽把副食品處理好後,立刻為六歲姐姐泡了一杯燕麥奶!

隔天,母女一起在廚房工作時,進行了一場關於「公平」的對話:「你覺得弟弟有的,你也有,就是公平嗎?你們二個都吃一樣的東西就是公平嗎?可是你不喜歡吃弟弟的食物,因為他現在只有二顆牙齒,吃的東西都必須弄成泥,這樣是不是不公平?弟弟看你吃蛋糕,但是不能吃,這樣是不是也不公平?你現在六歲,弟弟六個月,你們需要的東西不一樣,要怎麼才叫真的公平?那弟弟可以去幼稚園嗎?這樣才公平?但是老師恐怕沒辦法照顧他……」。媽媽知道孩子要的是一種被同等對待,而不是一模一樣條件的待遇,可是這真是一個談論「公平」議題的良好時機,六歲的聰明姐姐馬上理解到,如果不是自己需要或喜歡的,與他/她人相同,並不見得是就是「公平」。

前幾天演講時,講了這個小故事,在座的成人們,立刻理解這種形式上平等的荒謬性,這讓我有很好的機會談論性別平等,「為什麼每次總是在講要怎麼幫助婦女、同志,現在什麼年代了,女人都爬上天了,一直幫助女人,這樣對男人很不公平」(通常還會再加上一句,我們男人很苦命)。如同這個六個月嬰兒與六歲孩子的故事,在過去以男性中心建構起來的社會,非男性或不陽剛的人,大多處於較不利的地位,當我們試圖得到較為合理的處境時,就需要給不利地位者更多的資源與協助,如果大家永遠都得到一模一樣的待遇,那麼,「公平」的理想,更難以達到!

至於,六歲與六個月孩子關於公平的爭論,應該不太會有罷休的一天,等到六個月嬰兒變成二歲、四歲、六歲,懂得更多的計較及語言能力,有更多的需求及需要,這些權衡,將一直繼續。但願她/他們理解,「公平」沒有標準,而且丈量公平的方式,很難,也不能被固定!

(原載於《台灣立報》,性別版,2010.07.26)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