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姊姊

跆拳社教室中充斥著吶喊聲,黃澄澄的燈光照在汗水淋漓的臉上。一旁幾個女孩聚在一塊兒,對著跆拳社中的男生一一品頭論足。我抓著一袋運動飲料,習慣性的到旁邊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是立婕嗎?」一個中性的聲音從我上方傳來,我緩緩的抬頭向上看。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一頭短得帥氣像男生的頭髮,以及再來是中性化的臉,配上修長又無贅肉的身材……

她,就是我的姊姊—郭立柔。

「拿去吧!大姊妳拿一瓶,其他的給社員。還有…,」我把沉甸甸的袋子交給大姊順便轉達爸爸的吩咐「爸問妳是不是要去比全國賽?」

「對啊!我已經交出去了,叫爸爸放棄吧!」大姊回頭過來望著我,堅定的眼神,彷彿像換了個人,不再是之前我所熟悉的大姊。

我知道她是認真的,我們全部都知道。

未升上國中以前,大姊就開始學習跆拳道。不知道是為了防身還是想參加競賽,大姊抱著凡事全力以赴的心情努力不懈的練習,終於可以參加比賽。雖然沒有多好的結果,不過大姊就此一頭栽進了跆拳中。把烏溜溜的長頭髮剪得短短的、只穿著輕便好活動的褲子,天天到道場報到,把自己訓練得像女兵那樣,從此之後,大姊屢戰屢勝,成為跆拳常勝軍。

不過好景不常,在她升上高中後的一場全國性比賽結束後。爸爸開始注意到了大姊這樣的打扮及穿著和臥室裡的堆得半天高的獎盃和貼滿一整面牆的獎狀有點不尋常。雖然爸爸以前就注意到了,可是他沒甚麼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不過最近大姊行為舉止越來越男性化,頭髮也越剪越短了。加上有一次大姊不知何故被教練趕出道場後,大姊就從此未再踏進道場一步了。我自以為聰明的幫大姊出主意,要她去跟教練道歉,不過她拒絕了。我心裡覺得很奇怪,大姊之前那麼熱愛跆拳現在卻不過問,就當成大姊是在跟教練嘔氣罷了!大姊不但把頭髮留長了,而且天天穿裙子,甚至還不去道場了!現在想想,那個時候應該好奇心強一點的追根究底問個明白才對,原來那是因為爸爸的關係,爸不准姊去道場,所以姊姊才這樣。畢竟大姊是那麼的乖巧聽話。

我決定了!我要幫大姊爭回跆拳賽權,再次享受金牌的榮耀!因為爸爸是出生在傳統的中國家庭中,所以觀念是非常封閉的。現在不也是有女性的跆拳道國手嗎,而且還不少呢!不但有跆拳國手,還有馬術、摔角等等的比賽也有女性參加呢!這不只是男性能做到的,就連女性也行!這些女生不但受人擁戴,還是在國際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超級金牌。就像是跆拳國手蘇麗文,她雖然在奧運中飲恨敗北,但是她不服輸的精神,成為大家效法的對象。而且她所有傲人的成績,已經為大家做了最好的典範!

總而言之,傳統的觀念裡,武術是較男性化的運動。女生總是弱不禁風、長髮飄逸,活脫是瓊瑤筆下多愁善感的女主角。文中故事反應出現代社會中人存在著性別刻板印象,其實社會中有許多的例子,告訴我們沒有專屬男性或女性的能力和職業。軍中也可處處見到女性的身影,不但有女性擔任海軍陸戰隊,更有女性擔任危險性高的飛官,真是「巾幗不讓鬚眉」的最佳見證。根據警察性別最新統計,女男比例為1:9到最近的1:1,由此可見,兩性平等的時代已經來臨了。我們應該要更正視社會的脈動,隨時糾正自己,不要把性別角色加諸到任何人身上。應該要跳脫傳統文化的緊箍咒,將以前的陋習完全連根拔起,省思性別平等的時代已來臨。


【評審講評 / 鄭美里】
本文前半對姊姊的描寫(練跆拳、剪帥氣短髮…等)非常鮮活,且背後似乎隱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家族秘密,很吸引人,可惜結尾後繼無力流於空泛。作者年紀非常輕(才國中一年級),對性別議題有此思考,仍特別予以鼓勵。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