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孩需要什麼樣的教育?愛、空間、選擇、勇氣—蘇芊玲老師於《虎姑婆》新書發表會

昨天應邀去水牛書店參加幸佳慧生前最後一本、由玉山社出版的繪本《虎姑婆》的新書發表會。聯絡的時候,希望我以「理想中的台灣女孩」為題做一點分享。因為時間很短,只能簡單分享,在此做一下文字紀錄。

圖片來源:玉山社

今天受邀來這裡,心情很複雜,我想很多在場的佳慧家人、朋友都還處於某種 after shock 之中,但佳慧的生病離去教給我們的生命功課是在日常與無常、平穩與意外之間的面對與共處。

我雖然也是聽虎姑婆故事長大的一代,身為女孩卻沒有受到太大的限制,小時候因為喜歡到處趴趴走,被叫「鱸鰻查某」,但我的父母沒有太限制我,很感謝他她們。所以我來跳脫一下這個繪本故事,而以我是一個在台灣成長超過 60 年,有兩個女兒,一直是個老師有很多女學生,多年參與婦女運動和性別教育的身分和經驗,來分享一些想法。

我心目中理想的台灣女孩是這樣的:

一、要被愛夠,從出生那一刻起。

我有兩個女兒,3、40年前,她們的性別還是一個議題。許多人問我:「甚麼時候再生一個?」好像她們兩個不算數!後來我在一篇文章說要組一個「兩個女兒俱樂部」,真的碰到好些人說要加入。成長過程也一樣,要給女孩足夠的愛。很多女性,後來是因為愛的匱乏而離家,向外求愛,但不被愛夠也讓女孩沒有學習愛的機會,無法培養愛的能力,不惜委屈自己忍受不好的關係。

二、要「接受其所是,鼓勵其所不是;而非否定她所是,強求她所不是」。

無論她是怎樣的人,要給她自在的空間做她自己,但世界這麼大,也要鼓勵她做更多的學習與嘗試。記得曾讀過很有名的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的傳記,她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到處做田野,寫出一本很重要的關於三個原始部落的性別氣質的書,擁有很豐富的人生。別人問她怎麼做到的,她說從小媽媽和外婆很少跟她說 NO,她想做甚麼,她們總是說 ”Go ahead; give it a try”。遺憾的是,在成長過程中,很多女孩得到的總是否定和禁止,而不是鼓勵和肯定。要鼓勵她們挑戰自我,走少人走的路,樹立典範,再小都無所謂。

三、要有選擇和犯錯的權利。

不久前,有個從事醫療工作的朋友跟我分享,說有個初診病人說自己已吃了三年的抗憂鬱藥,情況還是沒甚麼改善。朋友問她憂鬱的原因,她說因為自己劈腿,和前男友分手,心裡一直覺得過不去、很愧對他。朋友心想:「劈腿不是你的權利嗎?!為什麼要覺得愧疚?」喜歡上別人可能是因為原來的關係有甚麼狀況,或是發現了新的自我,更誠實於自己,但不管是甚麼原因,女生當然有權利匡正錯誤,為自己選擇更好的伴侶和人生。要學習的是處理感情的能力,而不是將自己困在一個不好的關係中。

最後

我要說的是,想養出勇敢的女孩,有能力反抗權威、勇於拒絕,大人自己也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因為我們自己也可能成為她們反抗和拒絕的對象。而當她們這樣做的時候,應該要開心,因為這表示我們已經養出不一樣的女孩。

按讚或分享至: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