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玲的故事

畢業五年多的學生阿玲打電話給我,說好久不見希望和我見見面。

「難道學生的私生活也可以拿來做為處罰的理由嗎?」阿玲對學校的批判,常讓我既無力又無言以對,只能消極地安慰她,再忍忍幾個月,讓自己安全地拿到畢業證書,離開學校就可以恢復自由了。

記得阿玲還在學校時,是位令導師頭痛的女孩。除了服裝儀容不符校規、上課打瞌睡、常常無故請假、和導師頂嘴、一堆警告和記過的紀錄,差一點讓阿玲畢不了業。

當時我是阿玲班上的任課老師,也是她的認輔老師。阿玲常常下課跑來找我,並向我抱怨導師的要求和學校的校規怎樣不合理。外表判逆的阿玲,其實分析得很有道理,她說如果學生的個人行為沒有影響他/她人,學校憑什麼處罰呢?

又譬如說,她因為和男朋友住在一起而被記過,她也認為學校很無理。阿玲說:「難道學生的私生活也可以拿來做為處罰的理由嗎?」阿玲對學校的批判,常讓我既無力又無言以對,只能消極地安慰她,再忍忍幾個月,讓自己安全地拿到畢業證書,離開學校就可以恢復自由了。

阿玲告訴我,將來有一天,她想開一間小店,自己當老闆娘,到時候一定很快樂。我們常常高興地聊著聊著,彷彿阿玲已經實現了夢想。

阿玲其實是一個非常獨立又早熟的女孩。當大部份的高中生都還在父母呵護的階段時,阿玲則每天下完課,就必須匆忙趕去打工賺錢,直到午夜十二點過後,才回到她自己租來的房子。因此每次上課,我總是怠忽監督學生的職守,不願叫醒睡夢中的她。

幸好阿玲很爭氣,每每考試之前的臨時抱佛腳,總是讓自己驚險過關。雖然阿玲在課業上只要求及格就好,但是她對自己的未來卻懷抱夢想。阿玲告訴我,將來有一天,她想開一間小店,自己當老闆娘,到時候一定很快樂。我們常常高興地聊著聊著,彷彿阿玲已經實現了夢想。

阿玲帶了她的四歲小女兒赴約。「來,叫婆婆!」阿玲拍拍小女兒的肩膀,催促孩子向我問候。

畢業沒多久,阿玲挺著大肚子回到學校,送了一張結婚喜帖給我。我向阿玲恭喜,她卻堅持不收我的紅包,讓我覺得阿玲變得很見外。我想阿玲既然為自己做了一個意外的重大選擇,不管這個選擇,是否即將遠離她曾經和我分享過的夢想-開店當老闆娘 (也許她已經遺忘了),我一定得更支持她和祝福她!況且我相信,憑藉阿玲活躍的思考能力和勇於批判的個性,阿玲仍將勇敢地去闖盪屬於她自己的人生。

我很高興阿玲結婚生子以後,還願意與我聯絡。一方面象徵我們的師生情誼已昇華為朋友關係,另一方面則慶幸阿玲沒有因為婚姻家庭而切斷她所有的人際關係網絡。於是我們敲定9月28日教師節在學校附近一間餐廳碰面。

阿玲帶了她的四歲小女兒赴約。「來,叫婆婆!」阿玲拍拍小女兒的肩膀,催促孩子向我問候。「婆婆?」有生以來第一次被稱叫婆婆的我,感覺還真奇怪,心中快閃想著:「坐三望四的年齡就被學生的孩子叫婆婆,是我看起來蒼老嗎?還是對老師『德高望重』的一種尊稱呢?」不過就在阿玲稱讚我「看起來越來越年輕」的當下,虛榮的我便欣然接受「婆婆」這個親切又新奇的稱呼。

「老師,妳知影否?伊會檢查我的手機、翻看我穿的內衣褲、還懷疑我弟弟和我的關係、妳講伊是不是已經變態!」阿玲的弟弟和她越來越疏遠,這讓阿玲非常難過。阿玲的父親則因為看不慣阿玲丈夫的行徑,揚言要砍了他。

阿玲已經有兩個孩子了,當我們閒話家常聊著孩子時,阿玲忽然話鋒一轉對我說:「老師,我想欲和阮尪離婚,這項代誌我已經想很久了。」原來阿玲的丈夫長期在外地工作,夫妻聚少離多,偏偏丈夫又愛喝酒,喝酒之後又常發酒瘋,阿玲為此常和丈夫大打出手,而孩子也往往被嚇得大聲哭喊:「爸爸媽媽麥擱打啊!」阿玲心疼孩子,早已不想讓孩子在這種家庭氛圍下成長。「老師,妳知影否?我大腹肚的時陣,伊竟然和伊爸作伙去喝花酒,是不是真過份?」阿玲泛紅的眼眶,道出她對丈夫的生氣、失望、無奈與難過。

再者,丈夫長期對阿玲的疑心與監控,也讓阿玲身心俱疲和罹患失眠。阿玲的丈夫不准她外出工作,即便回娘家幫忙羊肉爐店裏的生意,丈夫還要限制她的穿著,並規定她不准和客人交談。「老師,妳知影否?伊會檢查我的手機、翻看我穿的內衣褲、還懷疑我弟弟和我的關係、妳講伊是不是已經變態!」阿玲的弟弟和她越來越疏遠,這讓阿玲非常難過。阿玲的父親則因為看不慣阿玲丈夫的行徑,揚言要砍了他。

阿玲不解地問:「為什麼我和我娘家的親人會因為阮尪一個人,而變得生疏和不安?」阿玲無時不刻在擔憂,家裏什麼時候會發生不幸的事。我手握著茶杯,專注聽著阿玲敘說她一連串痛苦的遭遇,十分心疼年紀尚輕的阿玲,就飽受一個女人在婚姻中的壓力與困境。晉身為「婆婆」老師的我,畢竟也曾走過婚姻中的挫折與低潮,因此深信能夠為阿玲所做的,就是大力支持阿玲的決定,增強阿玲的信心!因為有足夠的信心,才能一步一步脫離婚姻的困境。

我清楚表示支持阿玲的決定。因為阿玲和孩子在一起的時光是單純又快樂;但只要丈夫出現,整個生活則變成壓力與痛苦的。阿玲的父親已經表示願意安置她和小孩,並提供經濟協助,阿玲不用擔心孩子的照顧問題。最重要的是阿玲要過得健康快樂,跟在她身邊的小孩也才會健康快樂。

阿玲說她目前只能尋求判決離婚。現在,她有丈夫對她暴力相向的驗傷單、她的親人也願意出面作證、她還有因不堪精神虐待而求助精神科的病歷佐證等等。總之,為了追求更安全無虞與維護人格尊嚴的生活,阿玲正在積極奮鬥中。我相信這些努力過程,都將轉化為阿玲創造未來幸福生活的能量!

我不斷為阿玲加油。也許是重新燃起了希望的力量,原本滿臉憂愁的阿玲,終於又展開青春活力的笑容。她牽起女兒的小手,在這教師節午後的燦爛陽光下,一起揮手向我道再見。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