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孩子幼稚園老師的一封信

每天聽著孩子述說學校生活,有歡笑,有疑惑,但也有很多令我瞠目結舌的情節。同儕間的互動有時是社會文化的縮影。我聽著…聽著…想著,我該寫封信了!


親愛的老師:

您好!打擾您的休息時間,很抱歉。帶班時也常寫信給家長,不過從老師的身份轉換成家長的角色寫這封信,心裡還著實有些忐忑!

幾乎每天晚上的洗澡時間,是我和阿碩的親密私語,他總會訴說著在學校的點滴,時而激昂,時而落寞。

今晚,他的開場白是:「女生很討厭!」我一如往常的回著:「怎麼說?」但心裡想著,他說「討厭女生」的次數怎麼越來越多了?他接著忿忿的說:「女生就可以抱黃老師的肚子,男生只能抱黃老師的手!」、「如果男生要抱黃老師的肚子,女生就說不可以!……」我似乎忘了同理他的心情,還是不斷的回說:「如果黃老師不介意的話,男生、女生都可以抱她的肚子啊。」但顯然這句話並沒有起多大效用,因為他繼續說著:「哼!沒關係,女生也不能玩力氣大的恐龍。」、「媽咪,男生有小雞雞,女生沒有對不對?所以男生可以玩恐龍,女生只能玩芭比娃娃……」、「反正女生也說男生不可以玩芭比娃娃!」

天啊,我越聽越不對勁!阿碩因為怕被女生笑而只敢抱黃老師的手,雖然他更想抱的是黃老師的肚子,因為他還跟我說:「沒關係啊,抱手就抱手,反正黃老師還是很喜歡我的!」但他開始藉由充滿性別刻板印象的分類而去加強自我的性別認同,這個過程開始讓我冷汗岑岑!

請恕我以條列的方式,表達我的憂心:

一、同齡女生顯然較為早熟,語言發展較好,她們將生活中潛移默化的性別刻板印象轉化在和同儕相處之中,而諸如「男生不能抱黃老師的肚子」、「男生不能玩芭比娃娃」的語句形成了刻板的性別區隔,也限制了男生熱情開放表達情感的自由。所以,男人的情感內斂,不輕易表達,不見得是天性,而是社會化的過程被訓練所致!我多麼希望阿碩去學校也可以放心的表達情感而不會被同儕嘲笑!

二、阿碩為了達到心理平衡,所以啟動了「防衛機制」,開始以貶低女生作為反擊的手段,所以出現「女生『只能』玩芭比娃娃」、「女生沒有力氣」等貶低、攻擊的語言,這讓身為「媽媽」卻又是「女性」的我深恐未來二十年難道又要出現一個「大男人」嗎?我曾鼓勵他在學校也可以玩芭比娃娃,但老師、家長的話可能都不敵同儕的訕笑,雖然老師在教室建置了各式的角落,但同儕間微妙的性別互動卻可能在不知覺中複製了傳統的性別分工!

阿碩說:「如果妳是義工媽媽就好了!」我問他:「為什麼?你覺得這樣,我就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嗎?」他點了點頭。

是啊!我多想幫他解決這個問題啊!但「性別平等」不是簡單的跟孩子說:「你不能有刻板印象喔!」如此能解決,力量微薄的母親能做什麼?這些天真無邪的女孩男孩,每天卻上演著他/她們自己都沒知覺到的性別角色劇本。我望著他,心想,或許我該寫封信給老師。

敬祝 教安

阿碩的媽媽敬上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