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可能的人生,還是撕去的紀念日

每年的4月20日,總會有許多關心性別平等與同志教育的朋友在網路上發表紀念葉永鋕的文章,尤其去年年底反同團體透過

永鋕。永誌。不曾或忘

有一段時間,我不敢聽張惠妹的「聽海」,那是葉永鋕告別式上同學唱給他的歌。 葉永鋕事件發生在18年前的今天(4月

寫給彼岸的觀望者

文/翁麗淑(新北市鷺江國小教師、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 這是一篇回應文,但不小心寫太多,但也覺得有必要,所

【圖輯】遇到性騷擾怎麼辦?

  《性別工作平等法》、《性騷擾防治法》、《性別平等教育法》合稱性平三法,這些法律除了規定如何防範及

這就是性霸凌

文/王儷靜(國立屏東大學教育學系副教授) 在某場記者會,一位朋友談起他小學三年級的遭遇: 老師叫我起來背課文,

讓原諒與改變同時發芽

身為陰柔男同志,在國小、國中時期,常常因為自己的性別氣質被嘲笑,在上課時被老師或同學當成笑料,例如:數學課以「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