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我們的愛情 樹林永遠迎不來春天

夜裡,坐在書桌前,開啟電腦,收信。看見朋友寄來一封主旨為「我只愛妳,五專女生燒炭雙亡」的新聞,就在2010年12月 的第一天。

閱讀這則新聞之後,我的腦海浮現了一首詩:「沒有我倆的歌吟,大地一片沉寂,沒有我們的愛情,樹林永遠迎不來春天……。」這是古希臘著名女詩人薩福寫的同性戀情詩。

2010年9月18日,我參加高雄首屆同志大遊行,領到一面彩虹旗,一路上和許多人一起揮舞著彩虹旗向前行。活動結束後,我將這面彩虹旗帶回家,掛在家中一進大 門的入口處,每天進出家門,就會看見美麗多元的彩虹,時時提醒自己,身為一位教師,還有許多事情是我需要學習的。

在推動同志教育的過程中,一定會遇到許多困境,面臨困難時,我不會退縮,因為在《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中,明訂將「同志教育」融入各領域的教學之中實施,所以要不斷地自省與增能,從教學現場的觀察,提出教學的修正方 向,實施新策略。

彩虹旗真的很美,6種顏色的旗子,有紅、橙、黃、綠、藍和紫,代表著「生命」、「復原」、「太陽」、「自然與寧靜」、「和諧」與「靈魂」,象徵同志社群的多彩多姿。回想2008年的暑假即將結束時,我到台北國家婦女館參加一場性別與統計的研習活動,在研習會場,朋友跟我說:「排灣族人認為世上每一件東西都有靈魂,每一間家屋,每一條蜿蜒的小路都有靈魂。」聽到這句話,我很感動,這句話非常有哲理!我喜歡紫色,紫色代表「靈魂」,我喜歡梵谷的「燃燒的不朽靈魂」這幅畫,畫中有家屋,有蜿蜒的小路,還有不朽的靈魂。

研習結束,我在離開婦女館的路口轉角處遇到一位女孩,她說她要升大四了,很高興有報名來參加活動,我們一起走路去搭捷運。她說大學畢業後想報考性別教育研究所,還問我關於性別與媒體和性別與宗教的問題,我做了簡短的回應。

我們在台北車站說再見。其實不確定是否能再與她相見,當然是希望能再相見,一位認真努力的女孩,在性別教育上的同路人。

搭上回高雄的高鐵,想到下午綜合座談時,與會的夥伴們在提問的問題中,關於同志教育的實施,其實是佔大部分的,雖然覺得身體很累,但還是忍受不住背包中那本在會場買的書《不分》對我的召喚,所以就在高鐵上閱讀這本書。

在這本書的序中,讀到鍾文音寫的一句話:「人需索愛情,非從性別而來,而是因愛慾而滋生。」寫得真是好!這本書很好,我很喜歡,喜歡什麼呢?就是喜歡「不分」!書中寫道:「在愛情國度裡,不分是不分開、不分離。在同志的世界中,不分是一種說法,代表著超越陽剛與陰柔、T與婆的分類。」作者天藍若空說:「人往往無法用一個定義來涵蓋。」而「愛一個人,無論對方是同性還是異性,都需要堅持和努力」。

每個人的生命中,可能會有同性戀或異性戀的經驗,重要的是,愛上的「那個人」,而不是他或她的性別。我希望聽見同志們的歌吟,我希望看到樹林迎接春天。

按讚或分享至: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