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同婚太敏感?蘇芊玲老師用「換位思考」的演講開場軟化聽眾

今天 (9/04) 應邀在嘉義舉行的全國家庭教育工作會議中談釋字 748,是唯一的一場主題演講,很難得,也很必要。

因為機會難得,我頗花了一些時間準備,也因為現場出席者女性居多,為了讓大家可以感同身受、平行思考,我構思了這樣的開場:


民主國家的基本立國精神,是「平等」,人不分男女、宗教、種族,甚麼的,一律平等。但它從來不是一步到位。我們來想想這樣的對話,A 說:「你憑甚麼?」B 說:「平平是人,為什麼你可以 XXXX,我不可以?!」以西方婦運來說,那個 XXXX 可以是投票權,而光是投票權的爭取就花了好幾十年。放在本土的脈絡裡,那個 XXXX 也可以是女性受教育的權利。

以前我讀過一本長輩女性的自傳,她的幾個兄弟全被送到日本去學醫、要栽培當醫生,而姊妹們無一倖免都送人當養女。即使是現在,在分配家產或繼承遺產上,雖然法律早已明訂男女平等,還是有 A 會說:「你不是我們家的人了,憑甚麼分?」B 說:「誰說我不是爸爸媽媽的小孩?!平平是人。。。。」但爭取不成的故事還是所在多有。在女性爭取權利的過程中,A 常常是生理男性,而 B 是生理女性。

現在請大家把 A 換成異性戀者,B 是同性戀者,想一想可能的對話內容,再想一想你是誰?會希望自己處在甚麼位置?


一個小時講完,得到很不錯的回饋,但無論是主持的教育部終身司司長,或一起參與的夥伴,說的最多的是,「聽完之後覺得這個議題沒那麼恐怖呀!」或是「我沒那麼害怕了!」讓我深思許久,她他們的恐懼害怕到底從何而來?希望今天的演講,有協助消除了許多的恐懼不安。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