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場國際論壇:關於 SOGIESC 與性別平等教育的對話

劉信秀/整理撰寫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TGEEA)自2002年成立以來,致力於促進性別平等意識,並透過多種方式落實性別平等教育,包括開發各種教育媒材、提供更多教學資源給教育工作者,以及參與公部門委員會、協助政策的擬定。

為了促進性別平等教育的國際經驗交流,協會於8月28日舉辦「此時此處的我們:一場菲律賓和台灣關於 SOGIESC 與性別平等教育的對話」,邀請台灣、菲律賓在性別領域耕耘許久的專家學者們擔任講者,互相交流彼此推動性平教育的經驗。

菲律賓場國際論壇於8月28日舉行,與會者包括台灣、菲律賓的教育工作者、議題倡議者等。

延伸閱讀:泰國場國際論壇:透過教學素材剖析泰國性平教育發展境況

「生活無處沒有性別」 卓耕宇老師分享推動性平教育的多元方法

論壇首先由TGEEA的前任監事、同時也是高中輔導老師的卓耕宇老師開場,他以自身經驗出發,分享自己如何從政策的局外人變成局內人,透過多元的方式推動性別平等教育。耕宇老師分享,身為一個男同志教師與輔導老師,自己經常在與學生互動的過程中聽到性別歧視或刻板的話語,也因此更加意識到在校內推動性平教育的重要性。

耕宇老師指出,「教性別」的方式其實相當多元,例如班級內的同儕互動、社會新聞、校園事件等,皆能成為課堂上討論與教學的素材。此外,耕宇老師也會透過參與同志遊行、倡議活動、上節目受訪、經營校內性別友善空間等方式,藉由自己的實際行動讓學生意識到每個人都有機會為社會帶來一些改變。

然而,耕宇老師坦言,推動性平教育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一些對於對於性平教育、多元性別族群抱持著恐懼的人,而恐懼便會帶來不理解與排斥,甚至可能演變成衝突。耕宇老師說,此時便會需要社群的力量,透過更多人的參與、反思、創新,將能集結成更大的力量,進而改變政策與社會。耕宇老師分享,自己也的確在推動性平教育的過程中發現,有越來越多學生、同仁都更具有性別敏感度,包括校長、老師們也會一起聲援、支持相關的行動,在在顯現「德不孤,必有鄰」的力量。

耕宇老師在論壇中分享自己運用多元方式推動性平教育的經驗。

校園內的彩虹 翁麗淑、紀孟均老師創造平等友善的教學環境

接著,由翁麗淑老師分享自己在課堂上運用《扮家家遊》教學的經驗。麗淑老師指出,台灣的校園內其實仍受到40年前的白色恐怖時期影響,教科書的內容仍以社會主流的價值觀為主,傳遞異性戀、都會觀點、漢人霸權等觀點。然而,透過桌遊將有機會打開學生的「性別之眼」,看見多元的文化、階級、族群,進而讓不同的生命經驗被理解、接納。

麗淑老師分享《扮家家遊》如何突破刻板與侷限,帶領學生認識更多議題。

延伸閱讀:翁麗淑老師:「性平教育教什麼?到底什麼該教什麼不該教,應該回到受教育的主體,也就是我們的學生。」

而紀孟均老師則以〈校園內的彩虹〉為題,分享自己如何從行政、家長、教師、學生等面向實踐新課綱「自發、互動、共好」的理念。孟均老師指出,新課綱的理念是希望所有孩子都能在校園中學習認識自我、肯定自我,而其中也包含了讓每一個不同性別、不同性別特質、不同性傾向、不同性別認同的孩子,都能在校園內自在學習、發展自我。

孟均老師分享,由於「行政」是校園運作的核心,因此自己會選擇主動出擊、參與校內的行政組織,並在其中推廣性別平等教育,進而跟同事們分享性平教育的重要。而在「教師」的面向,孟均老師說自己會主動尋找有相同理念的夥伴、同事,並建立社群、交換彼此的經驗與想法,也會一起備課、互相觀課,透過大家的討論、學習、分享,共同精進彼此對性平教育的認識。

至於「家長」的部分,孟均老師表示,家長日、運動會、志工大會等活動是絕佳的時機與場合,可以主動跟家長說明性別平等教育的重要性、介紹各種性平素材,同時也能邀請家長和孩子共讀,一起學習、一起成長。最後,孟均老師期許透過建立平等、友善的學習空間,讓每一個孩子都能自在學習,當大家都能成為「性別平等大使」時,便有機會開啟下一個善的循環,實踐互相尊重、同理的理念。

孟均老師分享自己從行政、教師、家長、學生等面向,創造平等友善教學環境的經驗。

延伸閱讀:「老師!為什麼家長會長幾乎都是男生?不平等啦!」看紀孟均老師 3 步驟接球回應班上孩子的問題!

菲律賓是性別友善國家? Nico Raustrullo揭露當地實際情況

藉由 UPLB Babaylan 的前任主席 Nico Raustrullo 的引言,論壇的焦點接著轉向菲律賓當地的性平發展現況。Nico首先分享組織名為「Babaylan」的原因,他表示菲律賓在未受到殖民時,是由許多部落和 balangays 組成,而這些團體中最傑出的成員會被稱為Babaylan,他們在當地受到許多人敬重。

Nico 提到,Babaylans 大多由女性擔任,而性別認同是女性的人也可以加入。Nico 分享,從上述的歷史脈絡就可以發現,菲律賓並不是一個自古以來崇尚父權體制、厭惡女性、仇視同性戀的社會,這些價值觀其實是透過殖民引入國內的。

Nico 指出,菲律賓在國際上雖然被視為性別友善的國家,然而卻與當地的實際情況有所落差,例如菲律賓國內目前並沒有正式的法律保護多元性別族群,甚至許多在當地推動多元性別倡議的領導者,也遭遇人身安全備受威脅的狀況。Nico 表示,雖然今天論壇的主題以性別平等教育為主,但同時也是對菲律賓人民的一項警示,提醒國內的性別平等發展還有一段路要走。

UPLB Babaylan 的前任主席 Nico 分享菲律賓當地的性別平等發展現況。

延伸閱讀:性別平權亞洲第一的菲律賓,真的「女權高漲」嗎?菲律賓男性又有哪些「好男人的自覺」?(換日線)

菲律賓「家庭發展計畫」破除階級複製 從政府角度提供援助與支持

論壇接著由菲律賓的社會福利發展部官員 Janrius C. Reyes 分享「家庭發展計畫」的實行成果與內容。她指出,家庭發展計畫旨在打破貧窮導致的階級複製,由政府提供資金援助,讓學生可以穩定就學,且身心狀況能受到保障。Janrius 指出,受到這個計畫幫助的人共約 420 萬人,而女性大約佔了84%,也顯示菲律賓當地男性、女性的經濟收入也存在不小差距。

Janrius 表示,該計畫關注孩童與孕婦的健康、親職教育、青少年發展等面向,其中包括協助青少年學習表達自己的情緒、對身體的感受、尋找自我認同等,過程中也收到許多正向的回饋與影響,也期待未來能有更多的夥伴,從不同面向共同努力。

Janrius 分享「家庭教育計畫」如何協助青少年認識自我、表達自己的想法。

菲律賓倡議者:LGBTQ+族群存在於所有階級中 多元性別的權利即全人類的權益

Rey Valmores-Salinas 是 Bahaghari 的發言人,同時也是一位跨性別者。Rey 分享,「Bahaghari」是「彩虹」的意思,而他們是一個全國性的性別倡議組織,希望藉由今天的分享讓大家更瞭解多元性別族群在菲律賓的實際情況。Rey 首先從人口分佈的角度說明,她表示,菲律賓人口有75%以上都是農業階級、15%是工人、8%是中產階級、2%企業主、1%有錢地主。其中,LGBTQ+族群橫跨各個階級、無所不在。

Rey 指出,身為一個倡議者,她在全國各地舉辦活動、推廣團體的理念時,才發現原來到處都存在 LGBTQ+ 族群。她也因此發現,如果為 LGBTQ+ 族群聲張正義,其實就是在為所有人爭取權益,因為多元性別族群包含了所有階級、族群、文化的人。Rey 也分享,自己在倡議時也會開始關注社會上不同面向的議題,以及所有人的權益,因為 LGBTQ+ 的權利也等於全人類應享有的權益,且兩者是相互包含、互不排斥的。

Rey 強調多元性別族群的權益就是全人類的權益,因此與你我息息相關。

菲律賓性平法案延宕20年 PANTAY推動「人權大使」促進改革

論壇的最後一位講者為 PANTAY 的內政主任 CK Gatpandan。他指出,PANTAY 是由一群年輕人所組成的組織,希望能在菲律賓國會推動成立性別平等的法案,讓所有不同性傾向、性別認同的人都能被尊重、保障。CK 表示,PANTAY 希望藉由立法,讓恐同的歧視、攻擊舉止可以受到相對應的罰則與懲處。然而,該法案從 2000 年開始起草,至今花了 20 年的時間才二讀通過。

CK 提到,由於法案一直沒有通過、施行,因此菲律賓國內 8100 多萬的多元性別族群仍無法受到法律保障,而暴露在恐同、反同的環境中是相當危險的。有鑑於此,PANTAY 與其他組織合作,開始推動「EQUIP 計畫」,希望能藉由培訓性別、人權領域的「人權大使」,在各地推動相關的改革。 CK 分享,「EQUIP 計畫」目前已經召開第一次的討論大會,包括各地的人權大使、意見領袖皆有參與,未來希望藉由更多的培訓、交流,在各地埋下性別平等的種子、保障多元性別族群的權益。

CK 分享 PANTAY 推動「人權大使」的目標與展望。

謝美娟理事長:期許台灣經驗成為菲律賓倡議者的力量,共同推動性別平等

論壇最後在 TGEEA 的現任理事長美娟的致詞中落幕,她指出議題的推動經常源於事件的刺激,進而讓大眾看見改變的需求,進而促進政策、法律的改革。透過菲律賓講者的分享,也意識到每個社會都存在不同的問題、有各自需要努力的面向。她提到,希望台灣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經驗可以為菲律賓的倡議者帶來一些力量,在彼此遇到困難、受阻礙時互相幫助、一同前進。

TGEEA理事長美娟(右)在致詞時期許台灣經驗能成為菲律賓倡議者的力量。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