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EEA首場國際論壇:與日本老師交流性平教育推動歷程

即使疫情嚴峻,TGEEA推動性平教育的腳步仍不停歇。

自2020年起,TGEEA就在規劃、籌備如何將協會近20年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經驗與成果與國際友人分享,進而讓更多人知道在台灣有許多老師為了讓孩子們學會尊重多元性別,並創造性別友善的環境,仍在持續不斷地努力中。

經過一整年的規劃與接洽,協會順利地在5月23日舉辦第一場與日本交流的國際論壇。當天與會者包括TGEEA的理監事、老師,以及來自日本的教授和中小學老師。大家在透過視訊交流、討論台灣與日本推動性平教育的歷程,以及各自的看法。此外,TGEEA也在本次論壇中向日本與會者分享協會研發教育素材的經驗,並以《扮家家遊》這套桌遊為例,說明老師如何透過這些教具讓學生們在遊戲的過程中認識性別議題。

TGEEA首場國際論壇於今年5月23日舉行,當天有許多日本教育工作者與會。

向日本老師分享台灣經驗 彭婉如、葉永鋕點燃性平教育火苗

論壇的開場是由TGEEA的創會理事長蘇芊玲老師,向現場的與會者爬梳台灣設立《性別平等教育法》的歷史背景與社會脈絡。芊玲老師細數為女權點燃火苗的彭婉如、早逝卻永遠溫柔的葉永鋕等人,邊回顧這段歷史,同時也提醒我們現在所享有的成果,都是奠基在無數人的努力甚至犧牲之上,須時時刻刻謹記性平教育這條路仍道阻且長。

葉永鋕事件報紙2006
玫瑰少年葉永鋕的故事成為台灣社會關注性別平等教育的重要原因之一。

接著,TGEEA的現任理事長謝美娟老師向日本的與會者介紹協會的組織成員與核心理念,並說明身為教師的我們是如何利用組織人才,在民間、政府等單位監督並落實性平教育。此外,美娟老師也分享TGEEA如何成為支持台灣教育工作者的力量,包括提供教師相關資源與協助等,讓更多老師能在台灣的各個角落推動性平教育。

走進教學現場 日本與台灣如何落實性平教育?

針對日本推動性平教育的教學現場,與會的日本老師提出他的觀察。他表示,日本的學科教育若不明確命名為「某某教育」,例如:「男女平等教育」或「性別平等教育」,老師們就不會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教育。因此需要有明確的名稱才能確立教學內容與目標,否則老師將不會有自覺,但日本的公立中小學並沒有相關的規定。

另一名日方老師則詢問:

雖然日本有性別平等相關的法律,但若問學生,學生幾乎會回答沒有在學校接受過性平教育。想請問對於日本此現象的看法,以及台灣的老師在學校裡是如何教授性平教育呢?

芊玲老師答:

台灣雖有《性別平等教育法》,但在前面幾年,教學上的落實的並不太理想。但後來慢慢隨著民間團體、很多的老師、學生的監督與要求,在近幾年有比較改善。

因為《性別平等教育法》的通過,台灣在高等教育有性別教育相關的研究所,培養碩士跟博士的學生。大學裡面也有非常多相關的學程和課程。

在中小學的部分,《性別平等教育法》有明定學校的課程要融入性別教育,並在每個學期中要有四小時性別平等教育相關的課程或活動。性別平等教育在中小學的落實需要有多方的管道,合格的教材、老師的教學知能——如考試的題目及方式——多方同時進行。

比起過去,現今有很多的老師比較熟悉《性別平等教育法》,學生的性別意識也提升不少。所以有的時候是由學生發動要求性別平等方面的課程,並會檢視校園環境等等。

性平法15週年記者會Gender Equity Education Act
2019年《性平法》公布施行15週年時,TGEEA與其他團體共同召開記者會檢視性平教育推動成果,並提出呼籲與建議。

美娟老師答:

第一,日本性別平等的法律包含工作或福利等等,而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法》是針對學校教育的規定。日本雖然有性別平等的法律,但並沒有規定學校一定要教,那就不一定會落實性別平等教育。

第二,在台灣,中央有「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群」,地方縣市政府有「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團」,中央與地方政府有供經費讓團員去推動性別平等教育。

第三,教育部設立「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透過訪視學校盡到落實、監督的作用。台灣在性別平等教育的推動,從中央的教育部、地方的教育局處、基層的學校,都是環環相扣的。

第四是融入式教育。性別平等在台灣的教育體系中並不是一個專門的學科,因此老師會採用「融入式」教育。在國語文、英文、數學、自然、社會等課堂中,用很自然的方式將性別平等的議題、內容帶入。

最後,最重要的是有像TGEEA這樣的組織,大力地在公部門、政府或是各級學校協助、培力、推廣《性別平等教育法》。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的推動與落實,是透過中央政府、地方局處,還有民間團體的相互支持及監督。讓學校的學生都有機會接受到性別平等教育。

日方老師問:

台灣的老師受過什麼樣的性別平等教育的訓練?

美娟老師答:

首先,各縣市有「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團」,以及學校的「性別平等教育資源中心」,這兩個單位會辦理教材教法的研習。再來是性別平等事件調查人員的培訓。另外「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團」會進校輔導、入班教學或舉辦教師研習。

透過桌遊認識性別 張明慧老師分享研發《扮家家遊》初衷

除了交流台灣與日本推動性平教育的經驗,TGEEA研發創新教育素材的歷程也是本次國際論壇的討論焦點。TGEEA在這20年間製作出豐富且多元的教具,讓教師們可以在課堂、社區,甚至是企業講座時,讓大眾更快速地理解何謂「性別平等」。其中,我們以《扮家家遊:不簡單的生活擴充》這套桌遊為例,和日本與會者分享如何以融入式教學的方式探討性別平等,並透過遊戲讓大家看見生活中無所不在的性別議題。

TGEEA的張明慧老師回憶從研發到推出《扮家家遊》的點點滴滴,並說明這套桌遊想傳達的核心意涵。明慧老師提到,希望人們玩這個遊戲的時候,能從卡牌中看見「多元的人、多元的家、多元的樣貌」,進而從中學習尊重與理解。她也提到自己在設計這套桌遊時,抱持的初衷是想讓人們感受到友善的氛圍,並讓不同性別氣質的孩子都能因此被接納。

《扮家家遊》多樣的人物卡呈現多元家庭的可能性,讓參與者重新理解「家」的定義與意涵。

《扮家家遊》走進課堂與偏鄉 洪菊吟老師在學科中融入性平意識

擁有20多年教學經驗的洪菊吟老師,也分享她如何在課堂上利用《扮家家遊》進行社會科、數學科的融入式教育。她提到,學生們可以透過這套桌遊認識不同的生命經驗,並學習如何尊重對方,而在一來一往的互動中也能看見人、我之間的關係,達到互相學習的效果。

與會者在論壇中一起觀看洪菊吟老師的《扮家家遊》教學經驗分享影片。

推出《扮家家遊》後,TGEEA的老師們也展開「扮家家遊,遊台九」的偏鄉巡迴計畫,而莊淑靜老師就是計畫成員之一。淑靜老師帶著這套桌遊走進社區與偏鄉,教當地的大人與小孩認識性別平等。數年過去,淑靜老師雖然離開台九線的鄉村部落,但仍持續在全台各地的校園、社區甚至企業、軍營中,不斷地用《扮家家遊》進行社會教育和對話。

聽完上述分享後,與會的日方老師回應:

我很佩服協會的各位在桌遊教材方面的研發,尤其是《扮家家遊:不簡單的生活擴充》。這已經不只是在談性別議題,還有包含像是族群、老人的議題等等。這樣的內容很適合在社區及企業裡面使用。而且,這些議題也藉由這些牌卡的提升,讓內容變得更多元,這是我覺得非常了不起的地方。

延伸閱讀:那一年,我們遊台九

TGEEA的老師們帶著《扮家家遊》走進偏鄉,讓更多人認識多元家庭與性別平等。

特殊教育訓練隱含性別刻板印象?身心障礙學生的性平教育之路

由於《扮家家遊:不簡單的生活擴充》中包含唐氏症患者等人物角色,與會者也在論壇中延伸提及身心障礙學生的受教權益與經驗。

日方老師問:

台灣的身心障礙學生們,是不是也一樣能夠接受性別平等教育呢?台灣在這方面又做了什麼樣的努力呢?

芊玲老師答:

所有的學校都受到《性別平等教育法》的規範,也必須遵守。但很遺憾遵守的程度跟強度有差別的。台灣在約十年前發生非常嚴重的身心障礙學生校園性別事件後,學校才體認到性別平等教育的迫切性,並開始重視。

針對特殊教育的學生,台灣有「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輔導團」的機制,協助特殊教育的老師編寫適當的教材、提升他們的知能,並檢視校園的環境跟資源。慢慢地一步一步正在做,但仍需更多的努力。

日方老師問:

在日本,特殊教育、身心障礙學校會有職業訓練、職業指導的課程。但這些訓練往往是基於性別刻板印象,例如:男性從事勞力、女性從事裁縫等。請問台灣是否有給予身心障礙學生的職業訓練?訓練的內容又是如何呢?

芊玲老師答:

我們是透過老師的教導、家長的努力落實《性別平等教育法》,並期望企業重視《性別平等工作法》的精神,透過多方的努力,慢慢地突破性別刻板的狀況。但是不可否認地,可能在台灣也有類似的狀況。

小結: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達到完全的性別平等,但正因為如此,我們才需不斷地努力。台灣的特別之處在於地方的NGO非常團結,只要出現任何性別事件,性別團體們便會聚集起來,透過記者會的發聲,拜會政府機關、立法委員、民意代表等方式施壓,讓政府能依法落實性平教育。

2020年講述同性議題的繪本《國王與國王》引發爭議時,TGEEA也與許多團體一起召開記者會。

延伸閱讀:我是國小老師,關於《國王與國王》繪本爭議,我有以下想法回應

首場國際論壇落幕 台日攜手推動性別平等教育

TGEEA首次的國際論壇在精彩的交流中落幕,協會的老師們都很開心能與抱持相同理念的日本教育工作者討論彼此的經驗與心得。TGEEA也期待未來有機會能拜訪日本,實地探訪日本推動性平教育的成果與歷程。

與會的日本老師也分享他的收穫:

「我之前有跟學生一起去台灣參加研習,真的是帶給我非常大的改變,未來希望能繼續帶學生來台灣。每次我只要跟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的成員聊天,都會覺得非常地開心,也給我非常大的力量,讓我補充精力。

雖然今天沒有辦法與各位實體面對面,但是以線上的形式來參與討論,也得到了非常寶貴的建議,令人受益良多。聽到各位在各地舉辦這樣的活動,真的令人非常羨慕。希望疫情可以盡早結束,能再帶學生前往台灣去拜訪各位,非常謝謝大家。」

在近3個小時的論壇中,台灣與日本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軌跡在此相會。網路載體並未澆熄彼此的熱忱與心意,而是讓雙方都更加瞭解:即使推動性平教育這條路仍長路漫漫,彼此仍然會為了共同的理念而努力邁進。

日本參與者分享與會感受 期待未來的合作機會

阿部和子

這次能夠獲邀參與這場活動,內心滿是感謝。我是大東學園高校(高中)的阿部和子。這次我是透過荻野雄飛先生的介紹,而能夠參與這場活動的。

這次在活動中學習到的東西,讓我精神為之一振。我很驚訝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能夠與國家合作,共同朝性別平等的方向作努力。同時也很訝異,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願意到地方上舉辦講座,只為了在全國各地進行推廣,這讓我感到非常羨慕。

不過,目前在日本也多多少少出現了一些鼓吹性別平等的風向,所以我們第一線的人員真的也要努力,讓這股風向轉化為真實的情況。不知道類似像這次這樣的交流會,還能不能夠再舉辦呢?我希望自己是在一邊受到周遭情況的激勵之下,一邊努力向前邁進的。另外,在新冠疫情緩和下來之後,我希望自己能夠一同參與研修旅行。因為我想要觀察一下實際的上課情形會是什麼樣子。

如果貴單位之後還會企劃相關活動,希望能通知我,我會很開心的。我寫的內容有點長,但我內心真的滿懷感謝。之後也請多多指教了。

星晴子

這次能夠參與這個工作坊,了解到日本與台灣,許多在法律與觀念上的差異,我真的學到很多。我自己身為一個幼稚園老師,很希望孩子們能夠建立起性別平等的觀念,哪怕只有一點點也好。我們在教育現場,雖然不會對男生與女生有著性別歧視,但還是會在無意識當中,去區分出男孩與女孩。此外,能夠意識到男與女之外,還有其他性別存在的人,應該也是屈指可數吧。

這次的活動,雖然有著時間上的限制,但下次若能再舉辦相關活動的話,我還是想要繼續參與。

關於「扮家家遊」這個遊戲,因為我沒有實際玩過,所以比較難去想像實際情況會是如何,不過聽到各位台灣的與會者發言之後,我真心覺得,這會是一個推廣性平的好方法。

這次能夠獲邀參與這項活動,我感到非常感謝。現在變異病毒肆虐,感染人數每天都在增加,生活非常辛苦,但還是要請各位保重身體,好好度過每一天。

相賀頌子

感謝各位的照顧。我是橫濱創英大學的相賀。昨天,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所舉辦的活動,讓我受益良多,能夠獲得這份寶貴的機會,參與這場活動,我感到非常感謝。

當我了解到,台灣從性別平等教育法的施行,到為了在各個不同世代間推動性平觀念,去開發相關教材,甚至在各地舉辦演講等相關活動後,我感到非常驚訝。此外,貴單位還舉辦了國際交流等活動,同時也邀請專家進行相關教材研發,聽到這些內容,真的讓我學到很多。

誠如橋本老師所言,我認為,橫濱創英大學的學生,將來若是有機會能夠前往台灣進行觀摩學習,對他們而言,絕對會是一次寶貴的經驗。這次真的由衷地感謝各位。之後也請各位繼續多多指教。

平田裕美子

這次能夠有這個榮幸參與這場活動,真的非常感謝。

我希望能再多聽、多了解一些台灣的情況與活動,同時我也會去思考說,這些活動當中,有哪些是能夠在日本進行的。如果貴單位之後還有機會舉辦類似活動的話,希望能夠再邀請我參加。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