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性平講座教材研發政策倡議

透過教育增長力量貢獻世界——參加第六屆亞洲區大學女性聯合會會議

八月二十一到二十三日,我們一行八人(蘇芊玲、游美惠、楊佳羚、劉淑雯、林昱貞、鍾佩怡、陳家萱、陳家葳)前往韓國漢城參加第六屆亞洲區大學女性聯合會(University Women Asia, UWA)會議,此次會議由韓國女大學士協會(Kore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負責主辦,會議地點在南韓著名的梨花女子大學(Ewha Women’s University)

大學女性國際聯合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 IFUW)成立於一九一九年,目前有七十二個會員國(註一),南韓則於一九五O年加入這個組織。亞洲地區,除了南韓之外,還有日本、尼泊爾、菲律賓、新加坡、斯里蘭卡、印度、泰國、蒙古等會員國。配合 IFUW 每三年所舉辦的大會,各地區亦每三年舉行一次地區性的會議。

去年渥太華大會,IFUW 決定延續全球化議題,以「Humanizing Globalization:Empowering Women」為未來三年的共同主題,,亞洲區會議當然亦不例外。此次亞洲區會議另標示出四個宗旨:

  1. 透過各種教育策略,建立兩性平等社會
  2. 確保婦女的平等就業機會
  3. 協助婦女增長力量,掌握自己的生命
  4. 在人生的各層面各領域促進和平文化

第六屆亞洲區大學女性聯合會第二天活動

會議活動前後共進行三天,第一天下午開始報到,五點舉行開幕式,七點晚宴招待。我們因為飛機班次的問題,錯過了第一天的活動,頗為遺憾。第二天上午研討議程主題為「女性領導力(leadership)」,共發表四篇論文。日本代表介紹近幾年日本各層級女性參政者的狀況;菲律賓代表說明成功女性領導人應具之特質;兩位韓國代表分別分享領導力教育與女性發展,以及韓國藝術文化圈中女性領導人的角色。

下午的主題為「兩性平等的教育與訓練」,共有五篇論文發表。蘇芊玲介紹台灣過去五、六年推動兩性平等教育的過程;日本代表分享從社區推行性別平等教育的實例;游美惠分享從事女性主義教學的挑戰與轉化;另一日本代表分析卡通片對兒童性別意識的影響,並呼籲落實媒體識讀教育;韓國代表介紹在師資培育機構,針對科學教師性別教育知能養成的嘗試。在這個場次,台灣經驗引起與會者高度的興趣及熱烈的討論。

下午的議程結束後,隨即分成四組進行參訪活動(註二):

  1. 中央政府性別平等部(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
  2. 國會婦女事務委員會(Committee on Women’s Affairs of National Assembly)
  3. 韓國婦女發展機構(Korean Women’s Development Institute)
  4. 梨花女子大學婦女研究中心(Women’s Study Research Institute of Ewha Women’s University)

我參與的是國會組。南韓國會坐落於近郊丘陵,幽靜氣派。雖是休會期間,但因不久前韓國的水患問題加開了臨時會,我們進入議場旁聽了一會。會議結束之後,議長親自接待。再聆聽簡報,介紹國會婦女事務委員會的成立經過,這個委員會前幾年僅是特別委員會,今年三月才改為正式委員會,四月開始運作。聽完簡報,並接受韓國傳統晚宴招待。

第六屆亞洲區大學女性聯合會第三天活動

第三天上午分兩組進行論文發表及座談,第一組主題為「就業及企業精神」,共四篇引言報告,由尼泊爾、孟加拉、韓國等國代表就相關主題進行分享;第二組主題為「和平文化」,三篇引言報告分別由印度、巴基斯坦代表提出。報告人先分享各國的狀況,其他國家與會者再進行交流討論。

午餐過後,韓國女學士協會特別帶所有與會者參觀她們被委託公辦民營的一個婦女資源發展中心(Gangbuk Women’s Resources Development Center)。這個坐落於老市區的婦女中心,主要業務為開辦各式訓練課程,協助婦女進入就業市場。一九九七年前後,因為亞洲金融風暴的影響,男士大量失業,許多主婦被迫就業,因此她們的主要訓練對象為家庭主婦,這幾年開始轉為訓練剛畢業的女大學生。類似這樣公辦民營的婦女中心,在全國各地共有四十七個,全部隸屬於中央政府,人事經費由國家預算支付,委辦的婦女團體每年提工作計畫並接受考核。

除了這個中心,韓國女大學士協會還在政經地位較優渥的地區接手經辦兩個文化教室。其主要用意一方面建立窗口招募會員;二方面尋求捐款的可能性。

之後,又到近郊一間有名的寺廟參觀,道別晚宴隨即登場。晚宴中,各國代表都上台致詞感謝主辦國的熱忱與用心,也表演了各國歌曲。在優美的歌聲,溫馨的氣氛中,大家相約2004年在澳洲(IFUW大會),2005年在尼泊爾(下屆亞洲會議)見。

會後行程

隔天上午,韓國女大學士協會還特別安排招待行程,參觀了漢城市區有名的美術博物館(Hoam Art Museum)和皇宮博物館(Gyeongbok Palace),讓大家深入了解韓國的社會發展歷史。在美味可口的午餐過後,才真正結束所有的活動。

收穫與展望

此次會議圓滿順利落幕,其重要成果與意義有下列幾點:

一、國際大學女性國際聯合會(IFUW)成立已超過八十年,在全世界有七十二個會員國,亞洲的韓國、日本等國,也都在二次戰後加入該組織,亞洲區的大會今年已是第六屆(每三年一次)。這麼多年的組織參與經驗,讓各會員國不僅對世界女性教育相關議題持續關心,做出貢獻,也在自己國內累積相當成果,落實許多政策,在在都值得學習。

二、這個歷史悠久的組織,目前總部的董監事會成員,或各區各國的負責人,大多是中老年女性,譬如本屆IFUW總會主席由日本 Aoki 教授獲選擔任,以及亞洲區的主席、同時也是韓國 KAUW 理事長的 Kim, Sun Young 教授等,她們長期的貢獻令人敬佩,也爲婦女參與公共事務建立了值得效法學習的典範,但也如同許多組織一樣,她們都面臨組織老化和接續的問題,因此 IFUW 近年來特別成立 Young Members’ Section,每屆大會時也特別針對年輕領導人做培訓工作。這次亞洲區的會議,台灣與會成員年齡層十分年輕,讓各國代表印象深刻。

三、亞洲雖已有超過十個會員國,但華語國家/地區仍少,香港過去曾加入這個組織,回歸之後並無持續,中國大陸至今沒有會員。台灣部分,去年蘇芊玲以個人會員身分申請加入,隨即前往參加 IFUW 在加拿大渥太華舉行的大會,今年更邀集了多位友伴前往參加亞洲區會議。本次會議華語區僅台灣出席,具有特別意義。台灣目前尚無「台灣女性大學聯合會」(Taiw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之機構,但透過個別與會的方式,可以了解各國大學女性對性別事務的貢獻。同時也可促進台灣相關婦女團體思考成立相關單位,以期在未來成立相關單位,加入亞洲及國際女性大學聯合會,以與國際有更多接軌與交流之機會。

四、本次台灣代表有兩篇會議報告,聚焦於性別平等教育推動經驗的分享,其中蘇芊玲報告題目為「台灣性別平等教育的發展與實踐」,游美惠報告題目為「女性主義課堂的反抗與轉化:女性主義教育學實踐之挑戰」。各國與會成員對台灣經驗有極高的興趣,引發許多討論。與會成員對於台灣近幾年的性別平等教育發展之迅速感到印象深刻,並對於其中所遇到的困難與挑戰共商策略。

筆者給台灣的建議

台灣在解嚴之後多年,總算慢慢增加與國際,尤其是非政府組織(NGO’s)的互動交流機會,意義匪淺,展望未來,有下列建議:

一、在本次交流過程中,台灣性別教育經驗獲得大家熱烈的迴響,同時也讓各國與會者正視到台灣的政治實體與卓越表現,可謂達成一次成功的國民外交,對於拓展國外人士對於台灣的認識與瞭解有明顯的助益,因此建議此後若有類似的國際交流活動應從優予以補助。

二、經過此次與亞洲國家的交流活動,我們發現台灣雖然身處於亞洲,對於周遭這些地理位置相近、政治經濟情境也頗為類似的國家不但十分陌生、缺乏瞭解,反而對社會文化背景大相迥異的西方國家十分熟稔,不禁令人感嘆台灣受到西方文化殖民之深且鉅。經過此一交流活動,不但促進了亞洲鄰近國家的相互瞭解,也可以從彼此分享的問題、困境中,共同尋求解決之道。

三、韓國大學女性協會成立至今已有五十多年的歷史,在日本、菲律賓、印度、巴基斯坦等也都有類似的組織,可以凝結民間的力量進行性別平等的改革與國際資源的匯集。反觀台灣卻沒有相關的組織,無法凝聚廣大婦女的力量,也欠缺與國際接軌的重要管道,這個空白正是我們可以急起直追之處。

正式議程之外的交談與友誼,其收穫往往不輸正式會議。藉由此次會議,認識不少亞洲國家友人,建立起未來可持續互動交流之網絡與情誼,也獲得許多值得參考的經驗,玆舉其中一例:

任職於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的研究員勝又幸子。這個機構主要的任務之一,是預測日本未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人口的變化,探討其原因,再做出政策建議。根據他們的預測,日本人口出生率在未來只會繼續降低,七年後會到達最低點,接近歐洲一些國家。這個現象固然有許多原因可以解釋,但日本新一代年輕女性對人生和家庭看法的改變,毋寧是其中最值得重視的。

如同台灣政府,許多國家在面對這個狀況時,可能會很快做出「鼓勵生育」的決策,對此作法,日本倒很謹慎保留。這個研究員說,主要原因是「鼓勵生育」有可能牽動一般日本人民的歷史傷口。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和德國都曾鼓勵大量生育,其目的卻是因為戰爭需要國力,國家在有計畫地增加可以為國效力與「捐驅」的生命。她說日本人民不會再輕易上這個當。

健全托育制度如何呢?這倒不失為好辦法。事實上,日本政府近年來也在這方面做了許多努力,但成效仍然有限,主要是年輕婦女「變聰明」了。因為即使有良善的托兒設施,也不可能把孩子二十四小時放在托兒所或幼稚園,如果男性的父親角色沒有改變,育兒責任還是得由母親一人一肩挑起,身心勞累是一回事,但婦女的職業生涯會因此受到嚴重的影響,則是新一代年輕女性更在意的一點。如果邊育兒邊就業,工作表現一定會打折扣;但如果親自在家帶小孩,幾年之後再復出,婦女二度就業困難重重,這使得許多女性一旦就業就不敢輕易離職。女性意識的覺醒已讓許多女性了解到,自己的人生必須靠自己打拼,丈夫或子女都不再可依賴。

剩下的,還有什麼辦法可想呢?這個研究中心作出的積極政策建議,是加強老年年金和養老機構等制度,即使在日本政府經濟低迷的現在,都必須從長計議,有計畫地調整整個國家的預算,一步步爲勢必逐漸老化的人口趨勢作出符合實際的因應措施。

台灣容或與日本有著不同的歷史或社會背景,但這樣具有歷史觀點、前瞻性思考,以及性別意識的決策過程與用心,是否仍有值得我們參考學習之處?

【註一】關於這個國際 NGO 組織的介紹,請參考本人去年所寫之「大學女性國際聯合會 2001 年研討會報告」。

【註二】四個參訪機構介紹如下(楊佳羚提供):

  1. 性別平等部(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性別平等部直屬於總統,並且有專屬的年度預算與承辦人員,負責性別研究、法案推動、性別意識推廣與法案執行評估等工作,已為韓國性別平等事務開展出初步的成果。台灣目前尚無此位階之性別平等部的設置,值得援引參考。
  2. 國會女性事務委員會(Committee on Woman’s Affairs of National Assembly):這個委員會前幾年僅是特別委員會,今年三月才改為正式委員會,四月開始運作。推動成立的主力來自於民間婦女團體和女性政治人物,尤其是目前委員會召集人國會議員查名字,她曾在去年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成立時,應邀到台灣訪問,曾與呂副總統、范巽綠、林芳玫等官員,及尤美女、蘇芊玲等人交流。
  3. 梨花大學女性研究中心(Women’s Study Research Institute of Ewha Women’s University):梨花大學女性研究中心負責執行韓國女性及亞洲女性之相關研究、建立女性研究學術領域、透過工作坊、網路等方式分享女性資訊、透過學術與社會互動來促進女性在立法、政治、教育、文化、經濟領域之成就。此研究中心和台灣的謝小芩、林維紅教授交流已久,並且共同執行亞洲性別教科書之編纂。
  4. 韓國大學女性協會暨女性人力資源發展中心(Kore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 and Ganbuk Women’s Resources Development Center):在本中心裡,我們看了韓國大學女性協會成立五十二年來的歷史紀錄片,了解這五十年來韓國大學女性協會之發展過程。同時透過人力資源中心成員之介紹,了解該單位為韓國政府為促進女性就業,委託韓國大學女性協會經營人力資源發展中心,其中有網頁設計、電腦維修等資訊課程、韓國傳統烹飪等課程。這些課程乃專為失業的女性戶長、想再就業的家庭主婦、需要工作之失業女性、大學女性所設計,以提升女性就業能力。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