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回娘家

我一直一直在想:何時才能名正言順、不受指指點點的搬回娘家?

最近,很想家,很希望下個學年調校回台中。但,還沒開始真正付諸行動之前,已受到許多來自親朋好友的「善意的」阻擾意見。這種「有家,不該歸」的外在壓力,讓向來積極活潑外向的我,無奈得偷偷掉了好幾次淚。

「嫁雞隨雞」的習俗,讓我十二年前從台中搬來高雄,即使結婚前還正在熱戀、被愛沖昏頭的外子很民主的表示:「結婚後也不一定要妳調來高雄啦,我也可以調校到台中。」卻被深受傳統習俗箝制的娘家爸媽客氣的婉拒:「不要啦!我們不能讓人家說『娶了個媳婦、少了個兒子』!」

高雄、台中的距離,在高鐵通車後,縮短到四十幾分鐘,「回娘家」該是很輕而易舉的事。然而,事實上,「除夕、大年初一不能回娘家」這樣的習俗,並沒有隨著高鐵的通車而破除;更別說是我想「拋夫棄婆」搬回台中住……

我與娘家家人間的情感一直很緊密。這陣子因娘家弟弟罹癌住院開刀、弟媳車禍受傷、小甥女跌斷牙齒……,讓年長的爸媽忙得不可開交,我請了兩三天回台中幫忙、並透露想搬回台中住的心願,畢竟父母會愈來愈老、娘家會愈來愈需要人手。

但,當我說出想搬回台中住的話語時,卻得到娘家家人仍如十二年前的回應一樣:「不要啦!妳老公和婆婆都在南部,妳還是留在高雄啦!」即使娘家真的需要我、即使爸媽知道我非常想搬回去跟他們住、好好孝敬他們,怎奈輿論壓力(嫁出去的女兒又搬回來住,街坊鄰居會怎麼想?)總是爸媽最大的牽絆。

前幾個月,婆婆請風水師幫公公造新墳,為了「幾百年後子子孫孫仍能住在一起」,婆婆請風水師在公公的新墳裡一口氣規劃了十六個墓穴,並把我們兒、孫、媳日後要長眠的穴位都一一刻在側牆上了。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刻在墳上,感受真的非.常.不.好!

女兒看到側牆上的名字裡,我們一家四口只缺她的名字,還天真的吃醋說:「不公平!有刻弟弟的名字、卻沒有我的名字,重男輕女!我以後死掉也要跟媽媽埋在一起!」

寶貝女兒,媽咪死後根本不想跟阿婆家的人埋在一起,我寧願與台中外婆家人葬在一起啊!況且,萬一我短命,比外公外婆早往生,他們若想到我墳上看望我時,可能很難找到這個在偏僻鄉野的墳塚呀!

我跟兒子女兒「預先交代後事」~如果我死了,一定要葬回台中,或是把骨灰灑在台灣海峽給魚蝦當飼料,我絕對絕對不葬在阿婆家~但……我真能如願嗎?

婆家不贊成、娘家也不支持,唉!生與死,我竟然都沒能自由自在的決定住所!

我又一直一直在想:是不是只要我不在乎別人的指指點點,我就能名正言順的搬回娘家呢?但是,對於爸媽所承受的異樣眼光的壓力,我真能不在乎嗎?


【評審講評 / 胡淑雯】
結婚愈久的女人,愈想家。她想念的那個家,是她自己父母的家。但是她可以名正言順搬回家,不受質問地住下來嗎?透過「搬回娘家」,我們讀到各種層次的提問:來自娘家的、來自婆家的、來自女兒的…。作者身為婆家的媳、丈夫之妻、孩子的母親、出嫁多年的女兒,她所面臨的最大阻力,反而來自最需要她照顧的、年邁的父母。傳統的性別秩序,將「家」的意義堵死了,「搬回娘家」毫不矯飾地、為我們揭露了「想家不能回」的心情。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