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回娘家

在還沒搬出來住之前,我們是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當過新年,或是一些在傳統上覺得應該團圓的日子,媽媽總是在廚房忙進忙出。而姑姑們回來雖然也會幫忙,但因為「自己的女兒跟媳婦是兩回事」的傳統觀念,姑姑們在廚房站累了,就去客廳休息,但如果媽媽累了,她只能硬著頭皮把飯煮好,煮完了就稍微到房間休息一下再出來吃,等大家吃完了,還得把碗拿進去洗,等到全都弄完,如果是中午,大概也只有不到一小時的休息時間,如果是晚上,那時間也可以準備洗澡睡覺了。

而當午餐與晚餐之間的休息時間,大家都在客廳聊天、看電視、吃水果,享受悠閒時光,媽媽則常常坐在餐廳的一角,默默地喝著咖啡、看著大家在客廳有說有笑。那時常常看到媽媽獨自坐在那兒,但卻不明白為什麼,想問,但又想跟表姊妹玩,最後我總是屈服於玩樂的慾望而沒有開口問媽媽。直到有一次,當大家都玩累了,我才咚咚咚的跑去媽媽旁邊坐,靠著媽媽的肩膀,忽然想到之前的疑問,我開口問,得到的答案,讓那時年幼的我思考了一下,但仍然明白話中的意思。

看著一家和樂融融的景象,媽媽卻獨自一人坐在那個地方,她說:

「看著大家有說有笑的很開心,就會想起以前跟你外公、外婆一家人在一起的時候。」

在這些明明是一家人團聚的日子,媽媽卻沒辦法自由的選擇回到外公外婆家,一起過節。

也許爺爺不會在意這些,畢竟爺爺是個以和為貴的人,但是奶奶是個受傳統觀念所影響的人,所以覺得既然已是為人的媳婦,那就不應該隨便回娘家。雖然這樣,但是媽媽也從來沒有抱怨過,因為她覺得,是她自己要嫁進來的,這場婚姻是自己決定的,所以就不該有任何怨言。

有些人在這樣的環境下會選擇妥協,也會漸漸被這種觀念影響。但媽媽雖然妥協了,可是她並沒有被這些傳統所影響。也許是因為她是個很有個性,也很有主見的人吧!也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媽媽,才有現在這大辣辣的我。

在照全家福時,雖然個個笑容滿面,但在這笑容的背後,也存在著許多不公,存在著許多辛酸血淚的故事。

也許傳統是真的有所謂的性別不平等,但即使一直把性別平等掛在嘴邊,也不會因此就真的平等了。我覺得會讓人有不公平的感受,是由於自己沒辦法把那樣的束縛打破,因為很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我們自己也漸漸受了那麼一點點的影響。因此,當自己能夠走出那個框框,打破自己在無意間被灌輸的觀念時,那才叫做公平,才叫做自由。


評審意見:

作者對自己母親在夫家過年時,形同坐在角落的外人,有近身的觀察,因此思考習俗的束縛,讓已婚婦女無法回家團圓。或許可以繼續思考的下一步行動是:如何讓母親有機會如文章標題所言的天天回娘家?可以如何跟家庭成員對話,讓走出那個框框成為全家的共識?

——蕭昭君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