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與寶可夢教我的事:再怎麼高強的高手,也禁不起輪番上陣的眾多對手

前陣子,在我的手機下載了Pokemon Go(寶可夢),和孩子一起尋找神奇寶貝的蹤跡。

我對這個故事不熟悉,只是覺得「好奇」「新鮮」,但兩個孩子都看過這個卡通,對於這些「神獸」如數家珍,會分析每一隻寶可夢的特性、進化的歷程,戰鬥值……。例如:「這是皮卡丘的電袋」(原來不是腮紅),另一個版本,依布還可以進化成月精靈與太陽精靈……

14344094_10154692088453738_636142805657261117_n-600x640

為了多孵幾顆蛋,常被兒子逼得去走路增加步行哩程;每次到其他都市回到家就會被追問:「今天捉到什麼?」

都會區與鄉下的數位落差極大,遇到特殊品項寶可夢的機率較低,牙一咬,母子三人克勤克儉收集鯉魚王糖果,在朋友們「觀禮」的隆重場合與熱烈掌聲中,進化成暴鯉龍!!!!

這些寶可夢長得各有特色,有些樣子   在我這個門外漢眼中看來,著實有些   不可思議。可是孩子的理解與接受,   讓我這個成人上了好幾堂接納多元與   欣賞差異的教育課程

母:「這隻是殺毀?怎麼長這麼怪?」

女兒:「綠毛蟲,但是它進化後很漂亮哦!是蝴蝶」

14372036_10154692088023738_7916395176313629561_o-700x700

母:「真的?但它小時候實在太醜了,快點讓它進化」,大人們只期待變成蝴蝶的美麗翅膀卻對綠綠的毛蟲不顧一屑

母:「這隻大胖子!!!」

兒:「不要這樣說它,它很厲害耶!去道館戰鬥的時候超強的」,而且他一直覺得是因為他的圍棋老師神似卡比獸,經由他的召喚,我們才能幸運地在圍棋教室外補獲卡比獸XD

14333676_10154692092183738_6560847821563847742_n-600x587

寶可夢遊戲和真實世界有不少相似之處,眾多寶可夢中,總有幾個明星角色是眾所期待,引起群眾追逐 。

但是在孩子的眼中,每一隻寶可夢都獨一無二,各有有它們的的特色、專長、功能。在不同的需求與場合,運用不同的角色與能力,缺一不可。

相較之下,我這個處處嫌棄的成人顯得見識淺薄、心胸狹窄,每遇到一個超出我理解範圍的寶可夢,一開口都是滿滿從這個社會與環境從小到大累積在腦袋裡的偏見與歧視。

我想起從小到大在校園中從來沒有止息過的霸凌事件。往往就是某個人的外貌、某些特質不被接受,進而被排斥、欺凌所引起。

如果我們也能像是認識與理解寶可夣中的眾多角色一樣,欣賞每一個角色的神奇與令人寶貝之處,是否可以讓校園中每個人的獨一無二都被接納與尊重,不管是到神奇寶貝中心工作或是去道館征戰,都能有自己得以發揮長處的機會。

到處搜集寶可夢其中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去打道館,我喜歡這個遊戲設計的機制:團隊合作,再怎麼高強的高手,也禁不起輪番上陣的眾多對手。帶領著自己眾多的戰力平平寶可夢與夥伴組隊,一樣可以克服強敵(記得要帶上滿滿的復甦劑療傷止痛)。

這段時間,正值我們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設計的校園反霸凌桌遊《魔法學園》出版上市。這款歷經二年發想與製作的教育媒材,與寶可夢有著類似的精神:魔法學園中的七個學生,各有特色,但也不知不覺陷入被霸凌的處境。透過集體的智慧與能力,翻轉負面的處境,讓校園重返光明,也讓每個人可以舒服自信做自己,安心成長進化……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