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習俗得聖筊 「性別與習俗」攝影圖文、影音紀錄徵件

「翻轉習俗得聖筊」活動經過數個月的徵件及評審,終於圓滿落幕了!感謝所有的來稿者/分享者,以及所有參與和協助活動的朋友!此次徵件活動共計徵得60件作品,經評審評選,圖文類入選作品共計18件,影音類入選作品從缺。此次的徵件活動,我們特別著重在行動經驗的分享,以及對傳統習俗文化的觀察、反思與批判。無論入選與否,我們由衷感謝所有的來稿者,作者的熱情書寫、拍攝與無私分享,讓我們看見改變的希望,活動落幕,行動不落幕!希望大家繼續一起「翻轉習俗」,帶動性別文化的改革!

想家的女孩

五年前的深冬,一個純樸的鄉下學校。那一天,一位師長沉重的打開教室的門,原本氣氛熱鬧的電腦教室,忽然之間空氣像是被凝結一樣,沉滯了許久。 「各位同學,我非常的遺憾:你們的同班同學剛剛病逝,我想我們需要花點時間,來想想這件事,如果可以的話,大家也能夠去送送她最好。」那空間裡,安靜的掉落一根針的聲音都聽得見。 我還記得那是高二那一年,一個親身經歷的生離死別,曾經每一天都坐在我們身旁的同學,在地中海貧血的情況下,逐漸地減少坐在教室裡的時間,直到聽見這個令人無法接受的消息。 她是一位很優秀的女孩,也是大家常說的新移民之子,有著和我們一樣的、一般學生的興趣,喜歡看漫畫、也喜歡看看小說。每當我們要製作專業的資料時,體能不優秀的她,總會用最少的時間、最少的資源,完成一件完整的作業,相當令我欽佩!我不敢相信,我花費那麼多時間都沒辦法做得好的事,居然在她慢條斯理的態度下,一次成功,幾乎屢試不爽,令人讚嘆! 喪禮當天,我們準備了許多的紙鶴,去送她最後一程,喪禮非常的簡單隆重。老師為了安撫我們,也在那段期間幫我們找了輔導室的老師做過心理的建設。只是送行回來的那一天,聽到一段話真的很令人震撼,導師:「各位同學,依照習俗,○○○沒有辦法將她的靈位放置在自己的家裡,也因為她還沒有出嫁,所以沒能有夫家的地方可以入住。這是一個有關習俗的機會教育,也順便告訴你們,未來她能去的地方就是姑娘廟……」 聽見這些話,我內心感到非常的難受,沉不住氣的正義感,到現在還是不能平息。我不能明白「為什麼站在先人所預設的立場來思考,女人就是『外來的』」這件事情,我們是父母所生養,更是父母養育成人的孩子,為什麼男孩子如果早逝就可以入祖墳,而女孩卻要流浪在不知道的新地方,女孩逝世之後有家不能歸?如果死去只是移出肉體的靈魂,那麼在陰界也一定有好人和壞人的區分。逝世的男生可以繼續在另一個世界裡受到祖靈的照顧,逝世的女孩卻要到新的環境去適應陌生的世界,如果遇到好的那還沒有關係,但是如果遇到壞的,卻連一個可以求助的長輩都沒有,那種孤伶的感受絕對超越早逝的難過。 我也是女孩,這樣的聲音我感受得到,我更聽得見。我們往往比家裡的男孩更愛自己的原生家庭,即便知道要/會結婚,也無時無刻牽掛著家人,即使結婚了,也還是想要回饋生養我們的父母。在這個社會裡,一個女人貢獻兩個家庭的例子太多太多了,那都是因為女人真心愛自己的丈夫,同時也希望能夠孝敬自己的長輩。 多少多少的愛依存在自己的心中,但當女人遇到困境,想要再回頭投靠自己的家人時,卻常常被說是吃娘家的;當女人想要倚靠自己的力量,回饋自己的親生父母時,卻被別人說是拿夫家的錢財寬待自己的家人;當女人離世時,沒有一個完整的名字,連早逝的女孩都不能住在自己的家裡。女人的付出並沒有少於男人,許多女孩在婚前為家裡的經濟奮鬥,幫忙打理家裡生活中的大小事情,婚後生兒育女,打點另一個家,還必須外出工作。多少多少的好女人,就這樣在世代的洪流裡隱姓埋名;多少多少的好女孩,就在社會的制度下少了男孩都可以擁有的權利。 女人並不是飄移四海的油菜花子,而是蘊藏生機的能量泉源。上天將女人與身俱來的本質締造為能忍能容,就像是背負著重任的大地一樣,世世代代為新的生命延續生命,為家業的根柱不斷的付出,但這並不代表大地就擁有絕對的義務持續付出。我們也像男人,也需要家的照顧;我們也像大地,需要休耕和養分。當你對土壤好的時候,土地就會無怨無悔的為你效勞,就像已婚的女孩依舊記得要不斷的回饋父母一樣,不僅僅只是為了愛而付出自己,還有更多的回饋。女人需要尊嚴,就像土地需要呵護;女人需要安全感,就像男人一輩子都能擁有自己的家。我們也需要一個能夠安定的家,即使女人還沒來得及結婚,也一樣可以住在自己溫暖的家,即使有一天夫家背棄了女人,女人還是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 也許是因為我曾經想過自己選擇不婚的情況,才會特別關注女孩不能入祖墳的問題。身為社會一份子,還有許多我可以努力的地方。有很多事情總是在規定的框框之外,只是身在框架裡的我們總是指著框架外的錯誤,我們需要更多的智慧和溝通,找到更多有利的新支點,讓更多更多的禮俗能夠照顧到多元個體,為新的世代創造新的典範。 翻轉建議: 我們可以試著將女孩是否能入祖墳的問題,以各種傳媒,例如網路等管道,詢問大眾的看法,並彙整大眾的意見(諸如詢問神靈、建立法律……等等),再做進一步的努力。 評審意見: 沒有在婚姻關係裡的女人過世後,能不能入祖墳,能不能在自己的原生家庭被祭拜,不僅是家庭的議題,也是性別政治的議題,從中可以看到男女的雙重標準。當我們大力提倡「生男生女一樣好」時,如果不改變祭祀習俗裡性別歧視,很難說服社會大眾「所有的孩子都是寶」吧! ——王儷靜

女人的內衣褲何罪之有?

重男輕女的習俗長久以來深深烙印在很多人身上,但我從來沒有想過,女人內衣褲的身分竟是如此卑微低賤,直到婚後…… 還沒結婚前,洗澡換下的衣服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往洗衣桶子順手一丟,等爸媽弟弟們都洗過澡後再一起洗就沒錯。沒想到婚後第一天在婆家洗澡後,這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卻觸犯了大忌。當我從浴室走出來,婆婆看見我的內衣褲推疊在前一個洗澡的公公衣服上面時,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我的衣褲塞往桶子的最下方,並且好言告誡我:「女人的內衣褲不可以放在男人衣服上面,這樣不好」,當時的我有點受到驚嚇,但婆婆沒說為什麼,我也沒敢多問。 次日早上看見婆婆將大家的衣服拿到庭院曬,唯獨我和她的內衣褲掛在室內,當時心裡想,不就是要曬曬太陽才殺菌嗎?況且內衣褲更需要啊!但是在不知道原因的情況下,我只能在心中暗自為女人的內衣褲叫屈,她們何罪之有啊?為什麼只能被壓在桶子最下面?為什麼不能見見太陽公公呢?但剛進入一個新的家庭,很多生活習慣都在適應中,唯一能做得就是遵循婆婆的囑咐,每次洗澡後小心翼翼的將自己覺得還滿好看的內衣褲藏在桶子的最下面,曬衣服時將內衣褲留在室內,可是這件事,卻讓我一直耿耿於懷,我總想著,一定要弄清楚,且要讓我那可愛迷人的內衣褲重見天日。 雖然沒有同住,但我們每逢假日便返鄉探望公婆,兒子出生後,婆婆更義不容辭的幫我帶小傢伙。漸漸的,我和婆婆的感情越來越好,有一回我終於鼓起勇氣半開玩笑的問她:「媽,為甚麼妳和我的內衣褲不能放在上面?也不能往屋外曬呢?」,婆婆對於我這樣問並沒有很訝異,反而輕鬆的回答:「這是古早人就留下來的傳統啊,女人的內衣褲疊在男人衣服上面,不好看,而且男人會衰、會賺無吃,曬在外面不好看,也怕剛好遇到神明生日等特別的日子會得罪神明啊!」經她這麼一說,我終於理解婆婆也是受到傳統觀念深深的影響,被未知的恐懼牽制著,擔心萬一不這樣,家裡不平順,那豈不成了罪人,所以寧可相信傳統留下的習俗,照這樣做安心就好。 有了這個答案之後,我開始試著從婆婆的立場去理解她的擔憂與恐懼,有機會時,我就會跟她聊聊這個議題,這些話題不外乎:我在自己家會忘了把自己的內衣褲塞在最底下,可是我發現先生工作、家裡一樣平順啊,好像也沒因為這樣受到影響;現在社會越來越進步,觀念也越來越開通,男女之間講的是互相尊重與平等,我有很多同事,但都沒聽說她們這樣做呢!況且衣服曬太陽可以殺菌消毒,內衣褲更是最需要拿出來曬了。聊的過程,我會小心觀察婆婆臉上線條的變化,發現不對時,我就先打住這個議題,等到日後有機會再說,反正我心裡清楚,這個觀念的扭轉無法一蹴可及,這是需要長期經營與努力的。 終於,有一天返鄉時,我發現婆婆把內衣褲曬到外面院子了。那天洗澡後,我就故意將自己的內褲丟在盆子最上頭,我想試試婆婆的反應,沒想到,婆婆竟然沒衝過來糾正。此刻的我,內心雀躍不已。我始終認為,滴水穿石,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一點一滴踐履,相信性別平等實踐的道路障礙會越來越少。 評審意見: 「將衣服置於陽光下,讓紫外線殺菌」是大家都聽過的曬衣方法,但是,為什麼唯獨女人的內衣褲不適用呢?最晚洗澡的人所換下的衣服放在洗衣籃的最上面,是堆放的慣性,為什麼唯獨女人的內衣要往下塞呢?面對婆婆的「規定」,作者做了一些努力來翻轉這個習俗,先瞭解婆婆的想法,然後慢慢的與她溝通,遊說另一種作法的可能性。作者認為「這個觀念的扭轉無法一蹴可及,需要長期經營與努力」,而她的不氣餒和持之以恆,可以和為性別平等而努力的伙伴們共勉。 ——王儷靜

「男璋女瓦」,平等嗎?

性別平等是近年來受大眾熱烈討論且關注的話題,無論是在法律或生活上都一樣。從古至今,有許多辭彙及成語分別用以描述與形容男生和女生,例如:出自於詩經的「弄璋」、「弄瓦」: 弄璋 生男還可以玩玉器。「璋」指古代一種玉器。 乃生男子,載寢之床,載衣之裳,載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蓋好了這棟新的宮室,如果生下男孩要給他睡在床上,穿著衣裳,給他玉璋玩弄。聽他那響亮的哭聲,將來一定有出息,地位尊貴。起碼是諸侯,說不定還能穿上天子輝煌之服。 弄瓦 生女生可以玩紡錘。「瓦」指古代用泥燒成的紡錘。 乃生女子,載寢之地,載衣之裼,載弄之瓦。無非無儀,唯酒食是議,無父母詒罹。 蓋好了這棟新的宮室,如果生下女孩,就讓她躺在地上,裹著襁褓,玩著陶紡輪。這女孩長大后是一個幹家務的好能手,既不讓父母生氣,又善事夫家,被人讚許為從不惹是非的賢妻良母。 這兩個詞早在兩千多年前就成為生男生女的代稱,成了廣泛流傳的一種祝賀詞,直到今天都還有人沿用。 璋和瓦,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使用者的身份也完全不一樣,古代社會的男尊女卑由此可知。 但以現代人的想法來說,為什麼男生才能穩做大官,而女生卻只能在家操持家務?如今的政府官員不也是有很多的女性?醫院裡的護士不也有男性?我想性別不是衡量一個人的標準所在,一出生就是男生或是女生也不是自己所能決定的。生男「弄璋」,生女「弄瓦」;是男生睡床上,是女生睡地上;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須崇尚三從四德,這些想法真的很不公平。男生地位尊貴、一定有出息;女生卻要善事夫家、不惹是非,同樣是人,為什麼待遇差這麼多呢? 現今的社會,至今仍有男尊女卑的想法,認為男生一定比女生有前途,我想這個觀念實在是要改一改了!當今有太多的女性在外工作,成為家庭主要經濟來源之一,有時男人的能力還不比女人呢!為何女生就不能靠自己的雙手撐出半邊天?真正影響我們的不是性別而是我們的價值觀,「男兒有淚不輕彈」、「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觀念早已落伍,我們必須打破舊時的觀念,才能迎向一個嶄新的未來。 評審意見: 作者從詩經中有關弄璋、弄瓦的典故,說明性別不平等的現象,至今依然存在。願意看見並指出現今社會仍有男尊女卑的想法和作為,是平等意識覺醒的重要一步,但是,後續更重要的是提問: 每個人可以如何用具體行動來改變社會中不平等的習俗,讓社會更平等呢?如果不要落入弄璋、弄瓦的語彙框架,我們可以用甚麼替代的命名呢? ——蕭昭君

婆家娘家都是家——新式團圓年夜飯

這門封和門聯的照片,一個是我的婆家、一個是我的娘家,門封和門聯都是家中除夕當天會更新的東西。但是,到底為什麼結婚後我就只能貼門封(除夕回婆家),而不能貼門聯(除夕回娘家才貼得到)呢?因為老公是客家人,因此,有些習俗是和我原本所知不同。像是客家人貼門封的習俗,是因為認為每一個門都是一個出入口,包括人們和鬼怪,所以要在每個出入口都貼上門封(五路福神畫像,大約A4紙的二分之一大小),讓這個門只有人們可以進出,其他的鬼怪不能進出(也因此大門要貼比較多),另一方面也是新年換新的門封,讓經過的人有新的氣象。 從結婚前,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兩個人結婚後,女人就要捨棄身邊的一切人、事、物,而要完全依照另一個家族的習慣生活。女人也身為「人」啊,為什麼就没有決定的權利呢? 因著我這個念頭,在婚前就很認真的和老公討論了「過年回娘家」這件事,雖然我是女兒,而且我也還有個弟弟,可是結婚後我還是會有想回家吃年夜飯的念頭的。因為老公本身就有性別概念,加上公公、婆婆又都具有非常好溝通的諮商輔導背景,所以,便達成了一個共識,婚後一、三、五……的單數年,我和老公兩人如習俗在婆家吃年夜飯,大年初二回娘家(其實是跟娘家媽媽回娘家);而二、四、六 ……的雙數年則相反過來,我和老公兩人在娘家吃年夜飯,大年初二回婆家(其實是跟婆家媽媽回娘家)。 第一年的過年是和一般習俗一樣的,在除夕前我和老公回到婆家,大家一起吃年夜飯,直到大年初二拜拜後再回娘家。第一年非常平順的過完了,因為是和大家一樣的過法。第二年,我還在考慮要怎麼提這件事時,婆婆卻在過年前一個月,自己和我們提起婚前提及的第二年要回娘家吃年夜飯之事,原來婆婆還記著我們婚前所提之事。本來以為事情會就這麼圓滿的解決,没想到有問題的反而是娘家這邊。在過年前就跟娘家家人報告了,雖然也是婚前就有跟娘家父母提過,但仍是在告知婆家的處理及保證這是婆婆先提出的,並非我強硬要求的結果後,才讓娘家的人安心。 延伸閱讀:關於傳統上,已婚女人「初一不能回娘家」這個習俗,絕對是榜上第一名。不少女人提到,除了初一不能回家,其實初二也不能回去,因為婆婆的女兒們初二要回娘家,她們得在家裡煮飯招待,以至於自己回娘家的時間一直被延遲。當夫家的姐妹們回來「一家團圓」時,她們卻為著不能回自己家團圓而內心酸澀。女人們不禁感嘆:「習俗就是這樣,很難改變啊!」 可是過不到三天,娘家媽媽就很擔心的打電話來,講了半天,就是她擔心這樣不好、那樣不好,反正就是問我要不要依習俗(因為傳統習俗的說法是「女兒除夕回娘家會讓娘家變窮」),年初二再回家就好。這結果真是讓我非常無言,原預想可能會有意見的第一關都過了,沒想到居然是自己家出問題。原來,想回家吃個年夜飯要突破這麼多關卡。最後,還是在我「就是想回家吃年夜飯」的堅持,以及再三保證婆家已經同意的狀況下,娘家的媽媽才終於答應了。讓人欣慰的是,媽媽後來似乎也對此感到高興,年夜飯準備了很多我們愛吃的食物,而且逢人便開心地說「女兒和女婿回來吃年夜飯」呢! 這兩年的年夜飯吃下來,雖然在兩家的日子感覺不同,但也讓我和老公都體會到了兩邊不同的過年習慣,相信經過今年的過年,兩人也更能體會融入另一家時要互相給與的支持與體貼。能夠完成我所認同的這「新式團圓年夜飯」,也多虧了兩家長輩的體貼,不然,我這「年夜飯大計」在面對傳統習俗「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除夕回娘家會把娘家吃窮」的壓力時,可能就會是個不可能的任務吧!而且,也因為這新式的團圓飯,我更深刻的認定了婆家娘家都是我的「家」,因為兩家的家人都是能讓人貼心感動的真正的家人。 評審意見: 文中若能提出形塑此一想法與做法之間所產生的矛盾與困頓,突顯翻轉傳統習俗的意志力,將使文章內容更具張力。 ——林淑芳

布農族傳統習俗的省思

2005年台灣成立了亞洲第一個原住民電視台,在慶祝原住民電視台開播典禮上,邀請原住民各族群代表走秀,藉以呈現各族群的文化與服飾的特色。在走秀節目中,布農族的代表是由一名婦女著傳統服飾,手持著傳統狩獵用的弓箭,展現出布農族社會是以狩獵為主的族群。透過電視台的轉播之後,引起布農族各界的喧騰一時,因為在布農族的傳統社會裡,女性是不能觸碰獵具的,所以認為布農族婦女拿著弓箭走在展示台上,是跟傳統習俗有所牴觸的行為。 布農族傳統社會為父系社會,最重要的祭典祭儀為射耳祭,在每年四到五月間舉行(如圖一),正好是小米結穗、準備豐收前的日子。祭典前,族裏的男人會擦亮自己的獵槍、弓箭,組成隊伍,上山狩獵;此時也是男人展現勇氣和技藝的時候。婦女在男性上山打獵時,則在家中照顧老幼,種植農作物、釀小米酒等工作。 圖二表示射耳祭期間獵人的女性開始準備食物並釀製香醇的小米酒,等待男性狩獵帶著豐碩的收穫歸來。 此圖三為男性聚集在會所裡手拿獵具,準備上山打獵的儀式。 射耳祭期間是禁止女性進入祭祀場所的,女性亦不能碰觸獵具,如果碰觸了,當天便不能打獵,表示會帶來惡運,這在現代社會是對女性的貶抑。然而現代隨著社會型態改變,布農族部落也不再以狩獵為主要的生活型態。近來甚而有許多夫妻一同上山打獵,女性能勝任「男性的工作」的情形,表示現代社會對女性能力的肯定,女性的地位也有所提升。 但在原民台開播走秀活動引起廣泛討論的事件中,卻也隱含著在現代社會中仍然存有父權至上的觀念,雖然延續傳統文化十分重要,但性別意識的提升是應該與時俱進的。在議論焦點聚集在布農族女性是否能觸碰獵具的同時,也該重新檢視對女性的對待要有新的認知。布農族女性拿著獵具展示不正是代表對性別的尊重與性別新思維的重建嗎?若是能有這樣的省思,我想這整個走秀事件該是令人欣喜與振奮的。 評審意見: 習俗反應了先人的生活方式,早期父權社會流傳下來的習俗呈現彼時以男性為主體的社會觀,就連原住民族的傳統當中也有不少充滿性別偏見與差異對待的習俗。這篇作品難能可貴地省思了布農族的習俗與禁忌,提供多元文化角度的性別平等觀點。隨著時間的改變,很多人願意挺身改變傳統習俗以達性別平等目的,的確值得欣喜,也是不可避免的趨勢。期望不久的將來,我們能看到各族群皆可有性別平權與平衡的發展。 ——李佩珊

百年家廟祭祖的性別觀察

台中市張廖家廟的承祜堂,自1911年啟用,至今已經一百年了,現為台中市定古蹟。張廖家廟的子孫,至今仍維持「活廖死張」之傳統習俗。所謂「活廖死張」之俗諺,背後隱藏一段張廖家族的歷史故事。即在人世時,凡戶籍、兵籍、財產、名號、生辰、結婚都姓「廖」,死後神主牌、墓誌、祭祀全改姓張,成為全世界僅有生死不同姓的民間習俗。 2011年11月,張廖家廟舉行一百周年祭祖大典以及成年禮活動。所有的張廖子孫齊聚一堂,焚香祝禱,感念祖先之庇佑。在成年禮活動中,長輩教誨所有參加的年輕男女,要保有慈祥仁愛之心、凡事謹言慎行、為人做事勤快,期勉年輕人為人處世光明磊落、循規蹈矩。 我是張廖家族的媳婦南瓜,身為張廖家族的一份子,我覺得很光榮。我覺得慎終追遠的祭祖文化很珍貴,也應該要尊重保留,而且我每年必定陪先生出席。但是不解的是,為什麼家廟所記載的張廖世系子孫,統統都是兒子,沒有女兒和媳婦呢?(照片三)女兒不也都是張廖的子孫嗎?媳婦不也承續張廖血脈的重擔嗎?我有兩個兒子,連他們的名字都被刻在上面,但是為家族傳宗接代、犧牲奉獻的歷代媳婦們,雖然骨灰可以放進家墓,但卻一個名字也沒有被寫入族譜中,真的好傷心啊……想想女性對家族貢獻那麼多、祈禱這麼多,卻都沒名沒姓,很不公平啊…… 如果要問我,應該怎樣落實「性別平等」?我覺得至少要做到以下幾點:首先,祭拜祖先,請先生孩子們都來一起張羅祭拜祖先的貢品,不要只有媳婦在忙!我們要祭拜的,可是夫家的祖先呢! 第二,凡是單身、未婚、離婚,或有表達往生之後要回來落土安葬的女兒們,應該要成全她們!女兒也是家族的一份子,女兒不是外人。第三,族譜不應該只有兒子的名字,應該也要寫上所有家族成員的名字,這才是完整的一家人啊! 評審意見: 每個家族的故事建構出家廟傳統習俗的全貌——作者以媳婦的角色參與祭祀而省思族譜記載極具男尊女卑的性別刻板印象。 作者若能在文章末尾加強「家族每個人」是涵蓋單身、未婚、離婚、同性伴侶,以及省思之後可能的產生的行動與做法,定能更加振奮人心。 ——林淑芳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