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或分享至:

文/周雅淳(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本文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原文發布於臉書

這兩天帶一個繪本工作坊,成員組成的年齡層跟我之前的演講對象相當不同,幾乎都是四十歲以上,好幾位已經當了阿嬤。這兩天除了我講課外,總共請大家分組操練了三次教案,在第一個教案分享時,發生了一件讓我萬分感動的事。

雖然我跟主辦人都知道同志議題大概會讓這樣的成員組合難以消化,但第一天上午講性別基本概念時,我還是試了一下水溫(我是勇敢的人)。

我說「748過了」,台下普遍露出不贊同的表情(此時我的內心小人皮皮剉「拜託不要自己第一天就毀了所有可能性」),我繼續「昨天已經可以看到很多同志伴侶結婚」,大家表情更負面了,已經有成員張開嘴看起來就要反駁我,我趕快繼續說(一秒都不能被打斷啊):

「所以以後可能會出現很多同志家庭的小孩,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他出現在你講繪本的課上,你要怎麼對待他?」

大家沒想到我有這一問,都呆了,有人說:「一樣啊。」我說,可是喔,我們現在講那麼多家庭的繪本,講的時候都會說把拔馬麻怎麼樣,今天如果出現一個小孩,跟你說「我沒有馬麻,只有把拔跟把鼻」的時候,你要怎麼回應他?

大家完全回答不出來,我趁勢補了一段:

「對啊,我們怎麼回應呢?我們總不能跟小孩說,男生跟男生不能在一起,你的把拔跟把鼻是變態吧,可是依照現在社會講這件事的方式,以後就是會跟小孩這樣說喔,我們真的要這樣說嗎?沒有要現在回答我但大家可以放在心裡想一下。」

(趕快見好就收以免太逼迫變成反效果)

第一天下午我放 Mythopolis 給大家看。老讀者們還記得這部可愛的卡通嗎?用希臘神話的角色畫一個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的故事,還沒看過的新朋友,我把連結放在最下面,非常推薦。

看完後我請大家分組討論會怎樣跟孩子討論這部影片。有一組上台報告,說他們要用「多元家庭」的概念。我一開始沒覺得如何,畢竟這部片就是在講一個單親媽媽要幫小孩找爸爸的故事。

這樣想真是太小看他們了。

代表上台報告的承認自己是個老師。她說:

「說真的,男男結婚或者女女結婚,我現在還是不能接受,但我在意孩子,我們要對小孩公平,不能因爲我們個人的想法影響孩子,所以我們要試著去學習接受⋯⋯。」

我有一小段沒有聽到這位老師在講什麼,因為我的眼眶紅了,而且要努力睜大眼睛不讓眼淚掉下來。

環繞著這個核心,老師說:「我們要看到牧羊人帶著 Mino 一家一家敲門的時候,每個出來應門的人都長得那麼不同,每個家門後面都是一個不同的家。」你看我是不是真的太小看人家!

我回饋時,跟大家說:「我很激動,我想為我自己和我昨天眾多結婚了的朋友向大家說謝謝。」我解釋了一下昨天我是被朋友的婚訊洗版,而不只是新聞,大家露出吃驚的笑容,感覺好像聽到外星故事XD,但不管怎樣聽到「結婚」大家還是很高興。我說,他們有很多人已經有小孩了(大家更吃驚了,解釋一下有的是前婚,有的是人工生殖,也有收養)。我說:「大家知道自己很不容易嗎?(台下困惑的臉),其實大家是被迫改變的,如果繼續不要看到同志,或者就是不認識同志,對原本的生活沒有影響,其實是這個法律訂出來後,大家反而要打破自己一輩子的價值觀。我覺得我剛剛聽到讓我非常感動的話,大家願意放下自己本來的排斥,讓這個社會上更多人可以過得更好,我要謝謝大家願意接受被迫改變。」

我向大家鞠了一個躬,台下響起一片掌聲,我說「你們才是值得這些掌聲的啊各位。」

——

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照片:因為很多阿嬤級學員所以周米謎備受寵愛,很快就從教室角落混到某一組裡面,大家在討論寫大字報,她跟人家畫同一張紙。右上那個是 Mythopolis 裡的小鳥XD

——
Mythopolis介紹與影片連結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