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或分享至:

時間:05/16(四) 10:00-11:00
主辦:勵馨基金會
主題:校園中的多元性別暴力
本會發言人:卓耕宇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監事、高雄中正高工輔導教師)

我是卓耕宇,在高中職擔任輔導老師也參與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的倡議。陪伴青少年校園學習與面對成長,是我的工作,很多的困境的分享與生命故事的交流,是建立在信任與安全的基礎上!謝謝每個學生給我看見彼此的機會,尤其是校園中的 LGBTI 學生們!

何以特別感謝 LGBTI 學生?其實與其說感謝,更貼近觀察感受的,其實是心疼與感謝。心疼的是幾乎每個LGBTI 的學生,在中小學校園的成長經驗中,都領教過或多或少,或言語或肢體,甚至是人際之間的不友善或霸凌。過去往往擔心求助時得要被迫揭露或刻意隱藏自身的性傾向身份,而倍感猶豫,因此作罷!有些學生或許身邊有可以談的親友而多一點支持,有些人因為單打獨鬥而安然度過或戰場陣亡,甚至因此否定自己或自我貶抑。這些都是活生生的成長,但卻不一定浮上檯面。然而,也不乏倍受身邊親友支持且擁抱自己的學生,關鍵的差別就在於,身邊有沒有願意看見並肯認彼此之間性傾向認同差異的重要他人。有了支持,就不孤單!

上個月一個熱心投入性平教育的高中老師與我分享,她去參加畢業學生告別式的沈重心情…。孩子身長在一個穩定與平凡的家庭,想法較受限的爸爸是他最在意的家人,卻總是在家裡不時說著:同性戀是錯的!有問題的!是報應!是社會亂源等負面評價的評論,彷彿指著他說一樣。於是,國中就清楚知道自己的性傾向身份是同志的學生,一直想消失,也嘗試過好幾次自我殺害的行動,直到高中課堂中,見證到同志友善的老師,才暫時沒有消失在地球的想法與行動。但去年反性平教育與婚姻平權等公投案,吵得沸沸揚揚,家人或路人甲乙任意評論的負面言論,讓他心情沉到了谷底,遺憾的事終究發生!學生選擇一躍而下,因為他達不到家人對他的期待,變回社會較為肯認的異性戀。這不是個案,身為基層教師,思考我可以做些什麼?總比一直想著怎麼會這樣來得有意義。因為,這些多元性別的生命就散佈在校園中,有聲無聲!

在學校工作,很清楚學校既是個友善安全的成長空間,也可能是個複製偏見的封閉場域。教師如果願意聽,可以是貼近學生生命經驗的陪伴而非評價,這一個小行動,對於很多不一樣的學生,就是很給力的支持與陪伴。另外,面對校園中許多對於性別,不經意的玩笑或嘲弄等偏見刻板與歧視行動,都需要好好討論,而非只是宣教式的口頭制止帶過。沒有好好討論,就不可能有反思的可能!簡單來說,就是請把它當一回事!

如果您問我校園中多元性別的學生處境如何?或許一個有趣的反思就可以反映現況:有問題的是誰?但往往要求或期待或暗示誰改變與適應?差異的本身不是問題,但往往因為差異而衍生的差別待遇,才是在體制內工作的我,所在意且願意透過教育行動改變的弔詭。多點思考,霸凌就會少!(具體案例於現場補充)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