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或分享至:

文/翁麗淑(新北市鷺江國小教師、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

這是一篇回應文,但不小心寫太多,但也覺得有必要,所以貼到網誌來,歡迎更多對話!!!

 

你說:「翁老師,容我提問。葉永鋕意外死亡之前,僅能說明他不符合當時一般人刻板的性別印象,而後促成重要的性平法,這是非常傷痛也非常重要的里程碑。但未有任何證據顯示,葉永鋕是一名同性戀者。而後葉媽媽為了同志而站出來,那是她個人對於同志的支持,也並非葉永鋕是一名同性戀者。藝人蔡依林在演唱會上播放葉媽媽訪問片段,而後演唱「不一樣又怎樣」,就我個人來看,那是她消費此議題的表現,不值得一提。……綜上所提問,我想說的是,就過往資料顯示,他只是不符合過往錯誤的刻板的性別印象,但葉永鋕不等於同性戀者。若這樣兩者連結,是否又造成了另一種刻版的性別印象:比較陰柔的男性就是同性戀者?(以上和您討論)」

 

葉媽媽嘔心瀝血地說:「我救不了我的小孩,我要救跟他一樣的小孩。」這裡說的「跟他一樣的小孩」並不只是那個性別特質陰柔的男孩而已,而是所有因為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性傾向 而受苦的人,而性別平等教育法最重要的精神也在這裡。 葉媽媽從來不曾出言說永鋕是不是同性戀這件事,以我一個母親對葉媽媽的想像,我疼愛永鋕感受永鋕的痛都來不及了,我要做的,是去愛這個世界千千萬萬個受苦的永鋕,他是同性戀異性戀又何干,我要的只是永鋕不受苦啊,而同志圈裡有這麼多受苦的永鋕,葉媽媽當然愛同志,因為她愛永鋕!!

即使是同運的團體,從來沒有人說永鋕是同性戀者,當然也不會有人說他就是異性戀者。永鋕的死促成了原本的【兩性平等教育】改為【性別平等教育】,其中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從兩性的二元劃分進步到多元的性別,不只是性別特質,還有生理性別、性別認同、性傾向的多元。永鋕在性別氣質上的不被認同,這與其他性別上的刻板認知是同樣的道理,連同現在你會認為異性戀是什麼樣子?同性戀是什麼樣子?都可能是一種刻板印象。

但刻板印象並不可怕,甚至也很弔詭,我們可能都是先藉著刻板印象來認識這個世界。我今天在外面,一位陌生人來問路一開始就叫「小姐」,我並不會覺得被冒犯了,但這難道不是刻板印象嗎?憑我的外表就叫我小姐,雖然我真的是女性,但也可能有長得像我這樣的生理男性啊,刻板印象如果只停留在【印象】實在沒什麼要緊,但如果今天我同樣的外表,性別是個男性時,對方知道了就露出好像看見怪物一般,言語上對我有所羞辱或面露鄙夷立刻轉身離開,這才是刻板印象的傷害。

所以–不知道(或不認為)還有其他可能的樣子,不願意理解別人不同的價值觀或喜好,而對自己不知道、不接受的人或事物不願意多一點開闊的視野,甚至歧視、惡意傷害,這些才是刻板印象所造成的影響…..所以我想說,就算有些人真的覺得氣質陰柔的男孩可能是同性戀者,那又如何?? 他可能會去傷害或歧視氣質陰柔的異性戀男孩嗎?! 或是覺得氣質那麼陰柔竟然不是同性戀好丟臉?! 而緊緊守著那道線,不斷地說「葉永鋕只是氣質陰柔並不是同性戀」,這種急著切割的心態想說什麼呢? 他是同性戀不好嗎?!

比較陰柔的男性並非就一定是同性戀者,但是或不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確實有很多同志曾經有過與永鋕同樣的遭遇。今天永鋕的傷痛反覆被拿出來述說,這並不是灑狗血,這是記取教訓,大家說的是,我們都是葉永鋕,是未亡的葉永鋕,希望校園裡不要再有被欺負的葉永鋕。

 

孩子們給永鋕/永鋕媽媽的信

 

你說:「我看到的是:那眼神、那舉止,明明白白的就是兩個異性戀者。卻以自己自以為理解同性戀者感情的方式,粗糙的演譯同性戀者情感。對於同性戀者的情感,我寧可採取一種誠實:我困惑不解,但我願意傾聽,我絕不會以為他們的方式就是和我們一模模一樣樣,更不會膚淺的以為兩個男或兩個女的在接吻就是同性戀。

於我來看,蔡依林此舉,是一種自以為是的驕傲,以為自己懂得了什麼,以為自己握有了什麼就可以代替他們發聲,以自己的異性戀者姿態演譯同性戀情,更錯誤的讓許許多多不明白同性戀者的人,以為她所演譯的,就是同性戀--這種自以為是的移轉、複製愛情的樣貌,於我來看,是一種膚淺至極的踐踏。而我承認,我們不同,我承認我不懂,我不會矯情的去和他們站在同一邊,因為我知道我完完全全無法站過去,但我願意站在彼岸相望不視對岸為猛獸--於我來看,那是一種踐踏。保持一種誠實的相望,難道就是反對?」

當電視的偶像劇在演著異性戀的劇碼時,你真的相信那兩個男女都是異性戀嗎? 或你曾經有質疑過那些偶像劇的演員是不是帶著自以為是的認知在演他們的角色?

而事實是,所有的人都會用「自以為」的方式來表現,來溝通,來告訴你她的想法她認知世界的樣子(不是自以為難道是別人以為的嗎??),我現在說的也是我的自以為啊。所以,蔡依林用她以為的愛情的模樣詮釋同性戀者的愛情,有什麼不對? 這跟一個演員去詮釋農家女孩或勞工家庭的男人一樣,而你真的以為,同性戀的愛情和異性戀有很大的差別嗎? 都市大樓裡的愛情和海邊的愛情,台北的愛情和花蓮的愛情,會有很大的差別嗎? 除了所愛的性別不一樣、地方不一樣、空氣不一樣、聲音不一樣,失戀的時候要發洩的管道不一樣…..愛情裡那些情愫糾葛愛恨情仇….真的有很大的差異嗎?? 如果你堅持不一樣,就把自己關在彼岸,反正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我們不一樣,所以井水不犯河水,這樣不是誠實的相望,這叫冷漠不願意理解。

如果你真的覺得蔡依林的劇組沒有做功課,隨意拿自己膚淺的認知來演同性戀,那你應該要問問同性戀者,他們有覺得被冒犯嗎? 覺得那種演法是異性戀的無知傲慢嗎? 而你真的覺得你看得出來異性戀的眼神舉止是什麼樣子? 那千千萬萬種在愛情裡的眼神舉止,你真的分辨得出來異性戀和不是異性戀的那種?? 而你確定這不是你擔心的刻板印象?!

 

你說:「在演唱會上播出葉媽媽談到葉永鋕的專訪影片,更是她的團隊顯然刻意操作議題、營造蔡依林形象的結果。」

這個我同意,而所有經過後製的媒體都是刻意操作的(不然會是無意嗎?),而這些刻意也是想營造歌手的形象,確實啊~(沒有人是想要藉此毀掉歌手的形象吧。)那所以,我們是看到了什麼樣的形象,就是一種企圖對同志理解友善的形象,但這種形象都只有加分沒有任何風險嗎?

才不是,有多少團體是看到女女接吻會萬箭穿心憤而跳起來拿刀亂射的,這個團隊沒有評估過嗎? 如果有,而他們不想招惹,就會選擇最安全的異性戀愛情牌啊,以蔡依林的名氣,隨便唱都很紅,幹嘛要去惹來一身腥,對我來說,那種想照顧同理弱勢的族群,想讓他們的模樣他們的愛情他們的故事在自己的歌裡唱出來,這樣的心思在一個已經很紅的歌手來說非常難能可貴。這個團隊還費心拍了四個人物的紀錄片,過世的玫瑰男孩葉永鋕和變性成功的曾愷芯,還有肢障的林欣蓓以及肌肉萎縮症的曾英齊,如果你說她是為了賺取名聲,那我只能說,還蠻實至名歸的啊~~

 

你說「以為自己握有了什麼就可以代替他們發聲,以自己的異性戀者姿態演譯同性戀情,更錯誤的讓許許多多不明白同性戀者的人,以為她所演譯的,就是同性戀--這種自以為是的移轉、複製愛情的樣貌。」

如果要以妳的標準,是不是沒有人可以替別人發聲呢?! 對我來說,有資源、有權力、有比較多目光的人,幫另一群比較弱勢不被看到的人發聲是重要的,而所有人類的進步常常都是從這裡開始的。女權運動裡,有反省能力的男人幫了忙;黑人的運動,有覺醒的白人也幫了很多忙。他們不會只是站在彼岸誠實的相望,而是認真的理解接觸,也試著用可能錯誤的認知溝通並一再地修正,不同的族群得以互相認識並平等相待,這樣不好嗎?!

 

你說「而我承認,我們不同,我承認我不懂,我不會矯情的去和他們站在同一邊,因為我知道我完完全全無法站過去,但我願意站在彼岸相望不視對岸為猛獸--於我來看,那是一種踐踏。保持一種誠實的相望,難道就是反對?」

翻譯你這段文字的話–「對,我們不一樣,我不懂你,你是你,我是我,你就在你的世界就好,我不會去犯你,你也別來犯我。」

把其他人企圖理解的行為詮釋為「矯情」、「踐踏」,合理化自己的冷漠,覺得這樣才是誠實。而且用很理性優雅的文字陳述,讓想靠近對方的人害怕自己犯錯,鼓勵保守的既得利益者問心無愧的鞏固現有的資源。你當然不會視對岸為猛獸,但應該就是個希望他乖乖別妄動的異類吧!

對我來說,你的文字才是傲慢的。但我仍相信你是真心願意對話的,所以盡可能地寫出我的看法,你當然可以辯解。不過我會希望你能再多想想,跟我一樣,我認真思考過你說的才回應喔。

 

(本文經授權刊載,原文作者發佈於臉書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