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同志教育 就不是性別平等教育

認識同志,是善待每一個性別主體的教育行動!校園霸凌事件中,不少案例都是因為性傾向或性別氣質而成為同儕嘲諷與欺凌的焦點,教育工作者的行動與反思,是看見性別面向如何作用在校園的契機。

性別平等教育法通過已近七年,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也提到要進行「性教育」、「情感教育」及「同志教育」,本會成立以來,許多基層教師努力在教學中進行「認識同志,尊重差異」,但近來,故意隱身宗教名義的反同志教育連署,以違反事實的扭曲與斷章取義的散播方式,抹黑同志教育的平等內涵與專業知能,昨日立法院更有多位立委於教育部教育文化委員會提案以所謂「正確的」性別觀念為由,要求檢討性別平等教育實施課綱,要排除同志教育,不讓各級教師透過輔助教材強化專業知能,此舉反而更增加性別刻板及性別弱勢學生的不利處境,加深社會歧視,破壞校園性別友善氛圍,對此,我們嚴正抗議,不僅是性別平等教育法推行來最大的反挫,也是台灣性別人權教育的傷害,更是集體的性別霸凌。因此,我們也要求教育部依法行政,中小學應落實同志教育,更積極推動落實各級教師同志教育知能研習。

同志教育的精神在於讓任何一種性傾向認同的學生都喜歡與肯定自己的樣子,不可能因此就把學生變成同志!「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2-14條文裡,就明文保障多元性傾向與性別氣質的學生與教職員工受教及工作權。不論學生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或娘娘腔、男人婆等,都不得因此而有差別待遇。任何一個嚴重性別侵權事件中,都是對基本人權與生命價值的傷害與否定。我們強調依法教育及依法行政,就是保護教育專業最好的策略!

校園性別霸凌事件仍尚未銷聲匿跡,就是教育現場需要更加努力的空間。多元性別敏感度的教育,對學生而言何來威脅與誤導?同志學生,不論在何時確認自己的性傾向認同,都是在異性戀主流的教育中被教育長大的,從小到大,課程裡討論的家庭圖像、情感關係、公民權益、公共空間等,何者不是在把每個學生理所當然視為異性戀架構下的教學?同志教育並未打壓或否定相對多數的異性戀價值,而是要跳脫單一的異性戀情感關係而讓學生看見更多的可能性。

同志教育就是反霸凌、反歧視、反壓迫同志的教育,與性別平等教育是不可分的。因此,同志教育的落實,不僅提供學生培力性別敏感度的公民素養,更透過教育實踐來看見校園裡同志師生的生命價值與基本人權。多一個被看見與充分理解的學生,校園就少一個因恐同而衍生的性別霸凌!校園落實同志教育,只是一個開始,更企盼的是學生們離開校園、出了社會之後,都是性別友善的種子。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