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的遴選機制,教育部公開透明了沒?

教育部於日前聘任第七屆(2016-2017)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之委員,整體而論,雖有部份長期投注於性平教育領域之學者專家獲聘,但仍可見教育部對於性平教育的推動缺乏積極思維與堅定態度,亦未回應民間社團所提「公開性平委員遴選作業規範」之訴求。

教育部聘任第六屆(2014-2015)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時,出現重大瑕疵。民間社團與尤美女、鄭麗君立委辦公室於2014年1月21日召開「請鬼開藥單!性平教育藥到命除!」聯合記者會,強烈抗議教育部對明顯不適任委員之聘任案。然教育部仍執意聘任不認同性別平等精神、曾公開發表歧視同志言論、不具性別意識的人士擔任性平委員,導致第六屆性平委員會的運作,在權力拉鋸、空轉退讓、資源緊縮下,難以施展,也致使國內性平教育出現不進反退的現象。

因此,在第七屆性平委員遴聘作業前,民間團體與尤美女立委國會辦公室於2015年11月17日召開「性別平等教育要前行 下屆委員別再鬼打牆」聯合記者會,呼籲教育部在遴聘性平委員時,應公開性平委員遴選作業規範(包含標準與過程);依法遴聘具有性別平等意識之專家學者、民間團體代表及實務工作者擔任性平委員;勿曲解「多元」的意思,遴聘不支持性別平等體制的委員。

2016年2月18日,教育部在未公開遴選作業規範的情況下,即先行完成第七屆性平委員聘任,對此,我們就性平委員的遴聘程序以及人選的當否,提出以下幾項質疑:

一. 遴聘作業程序與性平會議事規定有欠公開透明

有鑑於部分第六屆性平委員要求教育部恢復對民間出版教材之中央審查機制,或屢屢發言反對同志議題與多元性別教育等,尤美女等立委於2015年12月18日立法院第8屆第8會期提案,以提案凍結教育部105年度性別平等教育業務費,要求教育部修正「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設置要點」及「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運作參考模式及流程」,並建立具體遴選委員辦法及公開透明之議事規定。然第七屆性平委員之遴聘作業已告完成,但對前開遴選辦法及如何公開議事討論過程仍無具體回應,完全無視民間團體與立委的期盼。

 

二. 新任委員專長及背景重疊性高,恐未能涵蓋各項性平業務

教育部性平委員會負責全國性平教育法規、政策的研擬,應關切之推動業務範圍甚廣,然第七屆遴聘的17位部外委員之專長及背景頗多重疊性,新任委員如何在短時間內掌握各項性平業務的發展推廣,檢視相關單位「該推行卻未推行」之處,恐是一大疑問。

 

三. 部份委員性別平等意識不足

依據《性別平等教育法》,教育部所聘任之性平委員會委員應具備有性別平等意識,《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謂「性別平等意識」,係指「個人認同性別平等之價值,瞭解性別不平等之現象及其成因,並具有協助改善現況之意願」。惟第七屆委員會之部份委員或團體代表,未見具體事證說明其具性別平等專業(行動、研究或專長),是否符合及具備前開法令要求的「性別平等意識」,實屬有疑。

 

四. 遴選同質性高之家長團體代表

相較於前屆,第七屆聘任之家長團體代表增加為二位,分別代表「全國家長會長聯盟」及「全國家長聯盟」。惟本屆「全國家長會長聯盟」代表饒月琴女士,曾短暫擔任第六屆「全國家長聯盟」之代表,同一位人選分別代表不同家長團體,擔任前後兩屆之委員,可見教育部遴聘之家長代表的多元性並未提升。且如同前項所述,家長團體代表是否具備性別平等意識,也未見說明,實在堪憂。

 

五. 從未徵詢同志及多元性別民間團體代表

依據《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性別平等教育課程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及同志教育等。在現今校園環境仍普遍存在恐同偏見與歧視之下,推行同志教育、建立尊重多元性別的友善校園環境,應為性平教育的重點工作。然教育部性平會成立迄今,從未徵詢或遴聘任何同志社團代表,第七屆委員會也未考慮徵詢或遴聘同志與關心多元性別議題之社團代表。教育部遴選民間團體代表之標準何在?教育部作為性平教育之中央主管機關,是否有誠意廣納性別社團的意見,是否跟得上同志社團已致力多年的同志教育推動工作,在在讓人存疑。面對近年保守宗教團體頻以各種手段打壓校園同志教育,教育部能否以積極作為維護多元性別學生的權益,讓人非常憂心。

因此,遴聘作業程序及性平會議事規定有欠公開透明、委員專長未能涵蓋全國性平業務、部份委員性別平等意識不足、遴選同質性高之家長團體代表,以及未能廣納性別/同志社團意見等疑慮,加上第六屆性平委員會空轉之前車之鑑,我們在此必須嚴正呼籲:教育部應公開性平委員遴選作業規範(包含標準與過程)、公布包含討論過程之會議紀錄,並設置不適任委員的「退場機制」,才能真正保障多元性別與同志學生之人性尊嚴,並積極、有效推動全國性之性別平等教育事務。

按讚或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