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同志大遊行—洪菊吟老師發言


親愛的朋友們,大家好,我是菊吟,我是一個國小老師,也是《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的編者之一。

十年前,因為智偉的「開示」,讓我看見自己對同志的偏見,所以,我試著去聆聽孩子們對於同志的看法,讓我訝異的是:十分之九的孩子竟然回答我,如果發現自己是同志,他們會選擇自殺;還有一個孩子,他說他會選擇拿槍殺死全班,我真是無法置信,但是當我問那個孩子:如果這個社會都願意接受同志時,你還會選擇拿槍殺死全班嗎?他肯定的回答我:「不會。」;我永遠無法忘記我當時有多麼震撼。

我拒絕編修會議要我拿掉十年前那句:「性傾向是天生的,無法改變」,不只是因為說出去的話如同覆水難收,更重要的是,那一句話讓我的孩子們知道:如果有一天,當他發現自己是個同志時,可以找到一個堅強活下去的理由。我不知道要多少的努力才能阻止這樣的憾事發生,但我知道,如果不行動,就連一點機會都沒有。

他們說:反對教育部在中小學教育納入同志教育,但是,他們可曾聆聽過孩子真實的聲音;他們說:實施同志教育會把孩子都變成同志,但是,是我教導無方嗎?十年來,這樣的事情並未發生;我看到的改變是,孩子們不再拿搞gay來取笑或辱罵他人,改變的是,孩子願意看見聽見同志的故事。

我要感謝熱線的智偉,因為他,我才能看見自己隱身的異性戀霸權思想;我也要感謝我的孩子們,感謝他們願意誠實的告訴我自己對於同性戀的懼怕恐慌和偏見,警醒我,歧視是真實的存在,我們都不能假裝自己是沒有偏見的人。

去年,有許多的朋友和我們一同站上火線,以肉身去抵擋那些莫名的汙衊,這些戰役,想必讓許多心都留下傷疤!關於這一切,我真的很遺憾,我是一個老師,我也有信仰,在教育的現場,我很清楚自己的選擇,畢竟,納稅人的錢不是付給我們來傳教的。

他們說:「妳一定是同志,妳們都是同志!」,我說:「對!我是同志,我是友善同志的直同志!」過去是,現在是,未來也還是,所以,同志們,讓我們一同努力奮戰到「歧視」兩個字從地球上消失,讓我們一起負傷前進吧!

按讚或分享至: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