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法施行細則草案公聽會-經典語錄 – 2019年 10 月 24 日

「反對在中小學教導同志教育的人,經常很愛端出自己的家長身分,認為同志教育對小孩無益,擔心它會混淆小孩。

其實我也是個家長,甚至是個阿嬤,我很珍惜這個身分,但在使用家長身分的時候,我非常謹慎、謙虛,很少拿它出來說理,因為我認為一個人不會因為當了家長,就什麼都懂都會,儼然真理,身具無上權力,可以為子女決定一切,特別在一些所謂新興議題上,譬如性別、族群、身心障礙,甚至環保、生態等等。

過去我們的成長過程和求學經驗並沒有太多機會學習這些,以至於現在的成年人普遍缺乏相關意識,需要重新好好學習,才能與時俱進。

性平教育最需針對的就是這樣的成年人,無論是否家長、尤其家長。」


「兩三歲的小孩,跟你說他的性別認同和生理性別不同,但這時候根本還沒有上學,這不是教育的問題」

青少年醫學專科醫師-葉柏綸:「醫界其實很保守,願意發出大量的聲明,表示有大量的研究跟實證,我們才敢執行。因此在去年的公投之前,包括台灣青少年醫學暨保健學會、台灣精神醫學會以及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都已經發表過正式聲明,支持多元性別及性別平等教育。

現今醫學的研究認為無法透過醫療方式扭轉一個人的性傾向,性傾向扭轉治療是無效而且有害的,台灣也已經明文禁止。目前也有沒有任何的研究證據顯示,有任何的教育方式可以把兒童青少年教育成同性戀、雙性戀或跨性別。一個健康的性傾向與性別認同的形成與改變,必定是透過個人的自我探索、自我接納與自我認同。

為了讓我們的兒童與青少年在成長的路上,健康地探索與接納自我的性別認同,我們必須提供一個友善多元性別的校園環境。所以我以一個家庭醫學醫師與青少年醫學專科醫師的身份,支持教育部回應公投的修正條文。」


兩個孩子的媽媽:「孩子必須知道台灣有同志家庭,並學會去尊重跟我們不一樣的家庭」

回應許多家長的擔憂:我兒子非常清楚自己跟同性的關係是友誼還是愛,而我的兩個孩子(一個國中一個國小)已經同意性別平等教育應該越早落實越好,國小的兒子也說應該小二就開始教,這是年輕人的趨勢。


「沒有認識,何來真正的尊重?」

性平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張明旭:「我今年34歲,和葉永鋕同年,如果葉永鋕能長大,我相信他會是個比我更溫柔、更加貼心、且能把幸福帶給身旁每個人的人。教育部前幾天所貼出,那些制服上用來嘲笑他人的綽號,在我以前唸書時也常聽到,當時許多女生會因為自己的性別特徵與特質而被拿來嘲笑和捉弄,『乳牛』、『飛機場」、『男人婆』、『臭三八』、彈肩帶等等,都是拿來嘲笑與攻擊的武器。有些人可能會問:這類事情現在消失了嗎?遺憾的是,還沒有,因為性平教育尚未完全落實、甚至頻頻受阻。但我們也都清楚,性平教育這十多年來推動,真的已降低了許多這類傷害,並且為所有學生帶來正面的改變。

前幾天有位國中老師跟我們提到,他班上有一位氣質較陰柔的男生,其他同學發現這個男生有點「怪怪的」,因為這位男生在學校時幾乎不上廁所,並且對自己去上廁所明顯排斥。於是老師就私下關心,後來老師才了解到,原來這位男生國小時曾因為性別氣質遭受過嚴重的霸凌,所以才導致他現在不敢再自己一個人去上廁所,怕去了後會再次受到傷害。於是,老師就藉由這個機會,對全班進行了相關的性平教育,促使學生去認識背後的問題,同理相關的處境。而這堂課過後,班上學生不僅沒有再覺得這位男生『怪怪的』,更令人驚訝地是,班上學生,不分性別,還輪流自發性地陪這位男生去廁所,因為他們都不希望自己的同學再遭受這樣的痛苦。

這也說明了,為何本次細則的修正,會是未來教育部推動適齡且合適性平教育的正確方向,不是只為了每個特別的孩子,更是為了所有的孩子。」

註:第二段因為時間不足,所以以書面意見呈交


我們認為,要先認識性與性別的面貌,才能回來教導性侵害、性騷擾、性霸凌防治教育,我們從事教育的人都知道,你要做這件事情,必須要從認識開始,認識是一切教育源頭,不去談性、不去談性別、性別特徵、性別認同、性傾向與性別特質,我們是沒辦法去教導孩子去認識不同面貌的性別認同,也無法教導孩子去尊重同性戀孩子。

我們焦點一直對準同性戀,其實在同性戀、異性戀中間還有很多不同的性別特質,比如說男性他的氣質比較陰柔,即便他是異性戀者,他會在刻板性別認同下遭到霸凌與嘲笑,一群對於性別特質無知的孩子,如果用語言霸凌一個弱勢性別特質的孩子,一開始可能只是語言上的遊戲,#如果沒有性平教育的知識作為是非的座標,#我們性霸凌防治教育根本緣木求魚。

我要提醒大家,這一開始是反同團體提出來的,我認為教育部的考量非常周全,必須把性平教育母法這幾項情感教育、性教育、認識及尊重不同性別、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性傾向教育及性侵害、性騷擾、性霸凌防治教育等課程,把這些都列進去。


「霸凌現象是來自台灣對性別認識的不足」

根據勵馨基金會的多元性別之性別暴力問卷調查結果顯示
遭受性別暴力最高的生命階段是在國中(67.1%),其次是國小(50.4%)

紀惠容執行長也說,作為一個服務機構,他們認為每一個人都有生存的自由,站在服務社會的角度,他們也不應該被壓迫。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