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教育安心教:公投後還可以教性平教育嗎? 看看其他老師怎麼做

2018年底的公投過後,學校還能教性別平等教育嗎?很多人霧煞煞。教了,擔心被告,但不教,又對不起教育良心,無法顧及孩子的發展和需求。我們整理了5個公投過後老師們常詢問的問題,希望能讓大家「性別平等教育安心教」。

Q1:現在學校到底能不能教性別特質、性傾向、性別認同呢?

當然可以!老師的教學是於法有據的。

依據《性別平等教育法》,學校本來就應提供性別平等之學習環境,尊重及考量學生與教職員工之不同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性傾向,並建立安全之校園空間。

就法律位階來說,《性別平等教育法》是「法律」,高於《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的「命令」。因此,就算修改《性別平教育法施行細則》也並不影響老師們教導性別特質、性傾向、性別認同等概念。

更何況,現在《性別平教育法施行細則》第 13 條更明確標示出性別平等教育的課程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認識及尊重不同性別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性傾向教育,及性侵害、性騷擾、性霸凌防治教育等課程」。(教育部令臺教學(三)第1080046480B號

因此,無論是從哪一個法規來看,「認識及尊重不同性別、性別特徵、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性傾向」的教育,都是學校應該落實的教育內容!

以下是國教署對公投後性別平等教育的說明

Q2:在上性別平等相關課程時,需要有什麼事前準備嗎?

教師經驗談

新北市國小劉宜老師:「如果老師在教學現場看到學生的需要而進行隨機教學,在課堂上講述同志相關的故事、繪本或時事,這屬於老師的教學活動,受教師專業自主權保障唷。如果是全年級或全校且全學期使用的自編自選教材或是教學活動,則是和其他的科目一樣,寫在課程總體計畫中,送課發會審查。」

你也可以這麼做

  • 在課堂上講同志相關的故事、繪本或時事,屬於老師的教學活動,不用送課發會審查。
  • 全年級或全校且全學期使用之自編自選教材或教學活動,要寫在課程總體計畫送課發會審查。

Q3:進行性別平等教育課程時,有沒有什麼要注意的?

教師經驗談

新北市國小麗淑老師:「在上課的過程中,就要跟學生充分討論議題,仔細觀察學生們對討論題目的反應,才能掌握孩子們對課程的理解程度,並適時地回應他們的想法和問題。也別忘了紀錄和收集孩子們對於課程的回饋還有課堂心得喔!」

你也可以這麼做

  • 授課過程跟學生充分溝通交流
  • 記錄學生回饋內容及學習心得

Q4:若課後接到投訴怎麼辦?

教師經驗談

新北市國小筱慧老師:「我會充分說明為什麼進行這堂課,學生有什麼需求,我為了這們課進行了什麼課前溝通和準備,和課後收集的學生心得回饋。其實性別平等教育本來就是法定的課程,課綱裡也都有規定要教,所以上性別平等教育是於法有據的。」

你也可以這麼做

  • 充分說明授課的法律依據,以及課前進行的溝通和課後收集的回饋。
  • 透過友善的家長及學生,說明實際授課內容及回饋。

Q5:若校方需要老師提供性別平等教育實施依據,我該怎麼寫呢?

參考做法

(一)撰寫課程實施回覆表

可以說明教學與現行課綱的議題、學習目標與實質內涵的依據。

範例檔案下載.pdf

(二)參閱國內外相關法源

其實除了性別平等教育法和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之外,還有許多國內外相關的法律,都保障教師專業自主權,支持在校園中落實性平教育喔!詳細的法條可以看《同志教育大哉問》中的〈教師實戰 Q&A-法源篇〉。

(三)撥打法扶基金會助人者專線

如果老師依法教學,卻遇到刁難或申訴案件,現在有專業的法律扶助專線可以求助!法律扶助基金會助人者專線:02-412-8518

教師經驗談

筱慧老師

我平時會請學生寫日記,記錄自己的心情或發生的事情。

一次一位孩子說自己被同學說娘娘腔,他感覺很不舒服,經過了解也徵求同意,我在班上利用時間與大家一起釐清事情的原由,談多元性別氣質、差異、歧視與尊重這些性平概念。

因為我是導師,能與學生們有更近的接觸與觀察,這是學生真實且重要的需求,但平時上的課就是國語、數學與綜合課,這幾個領域看來比較搭配談性平議題的課程是綜合課,可是離下一次的綜合課還要將近一個禮拜,因此,在教師的專業判斷下,我思考了課程該如何安排後,在隔天,花了原本是國語和數學課的兩節課時間與學生進行討論,當然後續我也請學生再將反思寫在日記上

一個 (性別) 友善的環境不是兩節課的討論就能建造的,也不是只有學生具備友善眼光就可以的,教師可透過每學期家長日,與家長們分享老師性別友善的理念與作法,回饋學生的反應與改變,邀請家長一起加入關心與支持老師進行性平教育的行列,我相信不只學生,家長們也會成為改變社會的性平種子。

劉宜老師

我在擔任導師書寫課程計畫時,會選擇適當的領域主題融入性別平等教育議題,例如綜合領域的家庭單元,可以選擇多元家庭繪本故事融入;生活領域,可以選擇談性別特質的繪本,讓不同特質的孩子能肯定並悅納自己;語文領域,可納入不同性別者楷模的相關文章閱讀等等。在學期當中,則可依需要適時討論相關主題。

例如之前有一些情殺的新聞事件,我會與高年級的孩子聊聊情感中的權力關係互動、情緒處理等,這同時符合九年一貫的性平能力指標,也是 12 年國教課綱所言明的「學習來自生活情境」。

另外,當聽聞學生言談之間,出現性別刻板印象或歧視性的言語時,也在課堂上與學生好好談論「差異」存在的的價值,以及如何努力實踐平等與尊重。 藉由這些課堂中的努力,期待讓每個人能好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麗淑老師

我是社會領域的科任老師。教科書中談到的概念常常很抽象,需要具體的時事來對應,學生們也會常常拿媒體上看到的新聞跟我討論。當同志婚姻吵得沸沸揚揚時,我們免不了要面對孩子的提問。

我認為認真不迴避的回應孩子的提問是教育的基本態度,我會如實的呈現各方的說法,以及各國的狀況,例如已經同婚通過的國家,以及會將同志處以死刑的國家,然後再來談一談我們期待怎樣的社會制度。

當然還是會有家長質疑,面對家長不同的意見,我會先肯定家長對孩子的關心 (畢竟很多家長可能連孩子在學校學了什麼都不知道,會關心孩子也願意聽小孩分享學習的家長確實是值得鼓勵) ,然後我會盡可能請孩子試著將我們上課提到的內容跟家長們交流。如果孩子談不清楚,我再以客觀清楚的事實呈現回應家長對於爭議的質疑。當然我也會虛心接受各種說法,也和善的面對各種挑戰。即使不會馬上站到我們這一邊,這些質疑的家長們也通常能再多想一想,或至少尊重彼此的不同。

按讚或分享至: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