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玫瑰少年的隕落

文/羅惠文

還要多少個玫瑰少年的隕落才能讓社會看見多元性別?還要多少血淋淋的事實才能讓社會承認同志教育應從小教起?

10月29日亞洲最大的同志大遊行才在台北街頭上陣,超過五萬人高喊「彩虹征戰,歧視滾蛋」。然就在隔日,又一名玫瑰少年隕落了,因為生命不可承受之重,讓他從七樓一躍而下。那沈重到令他無法負荷的是──「娘娘腔」。

「娘娘腔」,許多人輕易脫口而出的三個字,殺了人,有人看見嗎?校方說沒有。真的沒有嗎?在下課的嬉笑打鬧之間;交換在同學間的曖昧眼神和詭異笑容;課堂上傳遞的小紙條;課桌椅上的塗鴉;從男廁傳來的笑鬧回音;從球場傳來的鼓譟噓聲,都在大聲嘲笑嘲笑……

根據報導,才國一的楊姓學生身形瘦小個性內向,平常都跟女生玩,從小學開始就長期遭到同學排擠、嘲笑娘娘腔。基於性別特質、性傾向而衍生的歧視與霸凌,每日都在校園現場活生生上演,受害者內心淌血,躲在角落哭泣,在頂樓徘徊顫抖,有多少人看見?或者,如少年的遺書所說「老師看到也沒說些什麼」人們即使看見了也沒有任何行動?又或者,人們只以為需要被輔導、做改變的是受害者?十一年前屏東高樹國中的葉永鋕,同樣因為個性陰柔遭到霸凌,他為了躲避同學的欺負,只能在上課時間去上廁所,他做了改變避開衝突了,結果卻被發現倒臥在血泊中,死因不明。

除了旁觀他人之痛苦,我們能做什麼?該做什麼?葉永鋕案催化了《性別平等教育法》的通過,多年來有心的教師、社團工作者致力推動性別平等教育。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出版了《擁抱玫瑰少年》,建置紀念網站,執行反性別暴力專案,並透過演講、教學希望發揮影響。校園現場也有許多深具理念的教師長期默默耕耘。日前基隆市舉辦國中小「性別平等議題結合母語教育話劇競賽」,八斗國小將葉永鋕的故事改編演出,令評審當場熱淚盈眶。事後擔任編劇的張安琪老師說,希望藉由戲劇比賽讓更多師生知道永鋕的故事,因為「身為教師的使命要遏止歧視的存在」。看到學生在排演霸凌喬段的過程中感到憤怒難過,她知道自己「種了顆善的種子在他們的心裡,發芽了!」

善的種子需要美好的環境才能發芽茁壯,然而艱困的縫隙中也可能冒出新芽。今年性別平等教育遭到極大的反挫,保守宗教團體假藉家長、教師的名義發動連署,反對中小學進行同志教育,因為依據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中的性別平等教育議題能力指標,國小高年級必須「認識多元的性取向」。真愛聯盟認為中小學生不應該認識多元性別,等於漠視這些生命的存在。風雨飄搖之際,許多教師和家長紛紛挺身而出捍衛性平課綱,撰寫文章、拍攝短片、出席公聽會、上媒體等,以各種行動表達支持。今年於高雄和台北的兩場同志大遊行,許多教師帶著學生一起上街,宣告「不要怕!老師挺你!」

卻在此刻,一位玫瑰少年用縱身一跳告訴大家,我們做的還不夠!身為老師或學校人員,真的可以做得更多!

*本文於2011/11/3刊載於《自由時報》自由廣場,題為〈玫瑰少年死在彩虹裡〉文章遭到大幅刪修,於倒數第二段,刊登版本誤植:「真愛聯盟認為,中小學生不認識多元性別,等於漠視這些生命的存在。」嚴重曲解本文原意,特此說明。

(本文作者為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副秘書長)

按讚或分享至: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