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魚壽司

貪小便宜,怎麼了嗎?翁麗淑老師 6 點回應壽司郎的「鮭魚之亂」

前情提要

台灣壽司郎(台湾スシロー)在 2021 年 3 月 17 日至 18 日推出為期兩天的「愛の廻鮭祭」行銷活動,凡是同桌內有人姓名發音跟「ㄍㄨㄟ」、「ㄩˊ」相同,可享有整桌九折到五折的優惠;若有人姓名和「鮭魚」同音同字,則可以獲得整桌免費吃壽司的待遇。此活動剛推出,就吸引了許多人至戶政事務所改名。

截至活動結束為止,全台大約有 300 人將名字改成「鮭魚」,包括「張鮭魚之夢」、「郭鮭魚丼飯」、「許星光流連擊鮭魚」等。由於改名者的年紀大約落在 18 至 23 歲之間,因此引來許多針對「年輕世代」貪小便宜、教改失敗等批評。

延伸閱讀:藝人李蒨蓉和國民黨青年黨代表李明璇在臉書評論鮭魚之亂

針對「年輕人貪心」、「胡亂改名浪費戶政資源」等批判聲浪,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翁麗淑老師在臉書撰文回應(以下為全文):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翁麗淑老師看法

鮭魚們繼續被打著,還說甚麼教改失敗……。我還真期待會有一隻鮭魚出來捍衛自己。既然沒有,基於有人說什麼教育 ( 改 ) 失敗,教育人我只好來捍衛一下。以下以問答的方式回應:

一、「名字」是何等重要的人格標誌,竟然輕易就為了吃免費而丟棄更改,不是太廉價了嗎?

我說:這個世界改名字的人何其多,為了運勢、為了更好聽、為了更文青、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很厲害……。請問有哪一個理由是足夠匹配「名字」這件事本身的重要神聖?或哪一個理由就比較崇高偉大??我們既然都可能為了世俗的什麼改名,只要是出於自主意識,有哪一個理由需要被撻伐?!

延伸閱讀:妳的名字--富察容音?富察琅嬅?看宮廷劇思考性別

延伸閱讀:姑姑無意間提到,這個名字當初其實是要給家中「長孫」的,在爸爸的堅持之下,我不但是第一個被寫進族譜的女兒,還承擔了這個對爺爺來說意義重大的名字。

二、是哪裡是自主意識?不過是商業手法,被操弄了而不自知

我說:我承認這是商業手法,但我們這個資本主義的世界,請問有哪一個片刻是沒有商業手法存在的?周年慶、買千送百、第二件半價、集點數…..。即使沒有付出改名字的成本,但也花了時間精神及金錢去佔了我們想佔的便宜,不是嗎?操弄無所不在,如果這一刻我們突然意識到「幹!全是商業操弄!」那鮭魚們也算功德一件吧。

壽司郎尋人啟事鮭魚之亂愛的迴鮭祭
知名壽司店舉辦「愛の迴鮭祭」活動(取自官方臉書)

但我認為,重點在於「意識」,意識到這是個操弄,個人評估之後覺得可以,我喜歡這個操弄,決心順應被操弄。我不覺得這樣有什麼錯,當然,鮭魚們未必有意識,但其他被操弄的眾生也可能沒有,這……,確實有教育的問題。事實上就是,我們教育的現場也一天到晚操弄啊 ( 可能更嚴重 ),加分扣分搞什麼模範生,不也是操弄。我不反對操弄,但我希望學生能意識到自己被操弄 ( 所以我常常一面加減分一面告訴學生這就是一種控制。但教育不是控制 ) 。

另外,「自主意識」不是指完全不被影響,而是這裡面沒有壓迫,而後果能自己承擔。

三、哪有自己承擔?改不回來還哭得像個屁孩?

我說:為什麼「哭」就不是承擔呢?!哭只是一種情緒,我們有時誤判情勢,有時思慮欠周詳,確實可能在後面有情緒,但他又沒有去砸戶政,也沒有拿刀逼對方要幫他改回來,只是哭而已,有不承擔嗎?!( 而且我們怎麼好像有點看不起「有情緒」這件事……)

延伸閱讀:「張鮭魚之夢」改不回來急哭了!民政局長:還有機會趕快改(自由時報)

四、說到「戶政」,這樣難道不是浪費戶政這個公共資源?

我說:說真的,這不是「戶政」的工作嗎?!( 難道我會因為學生考試考不好就說他浪費教育資源嗎?) 而像第一題那些原因去改名的就都不浪費?去結婚被祝福,那去離婚就浪費嗎? ( 唉,人生就是一連串的浪費啊 )

五、那些鮭魚們在餐廳鋪張浪費,難道不值得撻伐?

鮭魚之亂壽司郎浪費
有民眾改名「鮭魚」後用餐剩餘大量醋飯(翻攝自噗浪貼文)

我說:沒錯,因為免費就揮霍無度,真的很糟。但這個行為跟改名無關,這樣的人改名之前可能也就這麼浪費了。而且,有錢人的揮霍無度可能更需要檢討。不是付錢就沒事了。

六、難道你真的贊成為了「貪小便宜」而去改名字?

我想捍衛的是,每個人都應該可以有自己想追隨的價值,不偷不搶不傷害別人,每個人自主追求的那個幸福就該被祝福,不管是愛一個人或合法免費吃到壽司的權益,都該被捍衛,如果我們都承認自由如此可貴,那我們在婚姻平權裡追求的愛的自由,可能跟鮭魚們追求的可以吃的自由,某些本質是一樣的,不是嗎?!

另外,「貪小便宜」是什麼?想吃免費的壽司是「貪小便宜」,買股票期待獲利就叫「投資」?這兩件事真的有那麼大的差別嗎?還是那些「投資」該叫做「貪大便宜」?我從不否認自己就是貪小便宜,我總是等手機過時了才買、哪一張信用卡回饋多就刷哪一張、因為可以便宜兩元就一次買兩瓶啤酒…..,但這樣怎麼了嗎?!我們小民的日子不都是在這樣的小便宜裡打滾過來的嗎?

最後,我承認我不可能為了免費的壽司改名,只能說這個誘因對我而言實在不夠大,但我不敢說如果誘因再更大更大一點我會不會也這樣做?!還有,如果是我的小孩,成年之後,他整個人和名字都是他自己的,我還能有什麼置喙的餘地呢?!不過,如果他後面有情緒,我會願意跟他一起面對,即使要我改名成鮭魚好讓他可以更自由的改回他喜歡的名字,我也會願意的。

(本文經翁麗淑老師授權轉載,原文發布於臉書

按讚或分享至: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