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女教師出作業請學生自畫性器官,引起部分學生家長的反彈

這二天因北一女一名護理老師請學生自畫性器官當做作業一事,引起部分學生、家長的反彈及各界的討論。

本會認為,就長期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經驗,此事件真實反映了社會普遍仍存在對女體負面、隱晦的看法,「女性」性器官無法像身體的其他器官,如:眼、耳、口、鼻等,如此被自然、自在的對待、談論,長久以來很多女性也此觀念的作祟下,對於自己的身體一無所知,或錯誤觀念百出,無法自在的看/畫自己,對於性器官的認知感到疏離、焦慮、不知所措,如此缺乏自我身體的掌握能力,是長期以來性別刻板教育影響的結果。

本會必須強調,「性教育」是性別平等教育最重要的一環,而「性教育」最重要的概念為「對身體的了解是自我人格成長的重要部份」,唯有清楚自己身體的狀況與感受,才能愛自已。然而,隱晦、曖昧不清的性教育資訊阻礙了女性對自己身體的了解和掌握的能力,即便有適合的教材若無人適當的引導,知識永遠只會存在於書本上,未能與個人生活經驗相連結,知識若跟自己的存在如果沒有關聯,這樣的健康教育又有什麼意義呢?因此,教育應與生活、身體親近,教師藉由身體教育將書本上的知識透過一系列的探索課程,讓學生能認真看待、悅納自己的身體,了解身體的感受,培養自尊自信,才能達到「性教育」了解自我之最終目的。

本會認為,北一女護理老師的自畫作業在教學法上或有商榷空間,但我們仍欣然及鼓勵這位老師在教學概念上的突破,以及整合理論、知識與實務的用心,但教學活動只是一個開端,在性教育教學過程,教師可以思考朝向更細緻的小型成長團體方式,透過延伸議題、概念澄清的方式,讓「性」更自在的被討論、分享,學生可以更清楚了解彼此的想法,不再似是而非胡亂揣測,或者也能分析「不敢看、不敢畫」的困境及心理感受,如果學生害怕認識自己,老師們也要努力的跟學生對話,試圖了解學生的恐懼從何而來,進而思考可以如何協助學生勇敢的認識自己,認同自己,經由完整的教學活動培養出自尊自信,多元思考的學習態度。

同時,「交作業」這種制式規範的方式對學生造成的影響,也的確有重新思考及改進的空間,老師可以以鼓勵及選擇(optional)方式進行分享,讓學生以自己覺得最自在的做法與時間來進行這個活動,至於她要不要與老師、甚或同學分享,完全由她自己決定,無需強制。老師可以鼓勵學生盡量表達與提問,並把學生的反映與回饋拿來修正自己的教學內容和方法。這樣一來,不但充分發揮教學相長的精神,女學生也能獲得相關知識和正確態度,並學會為自己做決定,還兼顧了隱私權。

此外,從前一陣子中山女高柔性勸導女學生注意內衣顏色的問題,引發各界討論,到上週當公投議題引起輿論熱烈討論之際,針對長期以來存在於校園中的「髮禁」、「鞋禁」等現象,一群由中學生組成的「中學生學生權利促進會」」也發表聲明,認為許多學校片面訂定校規時,根本未納入學生的意見,動輒拿記警告、小過或大過等懲戒權,威脅學生須遵守校規,並不符合民主精神,倡議將推動學生自辦「學權公投」,透過公開、民主的方式,經由議論、投票決定有關學生身體自主權等管教規範,營造校園公共論壇氣氛。在在都顯示校園內不斷存在對身體的種種規馴,特別是對女學生身體與性的箝制。

本會也發現,許多在第一線老師,也在分享與學生互動的經驗中提到,制服及儀容若能以開放態度作為另一種潛在學習,學生在自主選擇過程中不僅更能看見多元,也能培養出美學能力。

雖然教育部在被詢問有關制服或髮禁等相關問題時,總是已「現今已沒有髮禁」,均交由「各校自訂」等說法回應,但事實上,從多次的校園新聞事件及學生行動來看,遺憾的是,「各校自訂」原則並非更多元尊重,而是走回權威控制的回頭路,我們認為,教育部以教育主管機關的立場,應該更關切各級學校在制定校規的概念與過程,進一步檢視規範內容,而不是放任校規以完全掌控學生的身體自主權,只容許一種規馴及格式,繼續複製性別刻板印象,讓許多攸關性別/身體/學生權益的議題,絲毫沒有討論的空間,更喪失最關鍵的機會教育。校方也不應再採取缺乏性別意識的保守態度,逐步以議題形成公共討論的方式來營造。本會也期待,在教學現場,有更多願意培力(empower)女學生的老師一起參與,讓台灣的新世代女孩能在更多元尊重、友善平權的校園環境中快樂學習與成長。

按讚或分享至: